目前来讲,白糖的矛盾是无解的

2020年11月21日,广西白糖现货5200一线,因为是陈糖,可以忍受一定亏损。这个价,低于国内糖的成本,长期来看,是不能忍受的。

18/19榨季食糖成本:食糖不含税销售成本计算涉及的分项数据类目较多,不同糖厂在各项明细费用上存在差异,会导致不含税销售成本出现较大差别。笔者根据最近二个榨季广西糖厂不含税销售成本平均数据测算,假设18/19榨季广西甘蔗收购价格470元/吨,那么理论广西糖厂不含税销售成本大概5254元/吨。由于不同糖厂产能和财务等费用差别较大,预计多数广西糖厂吨糖不含税销售成本在5000—5500元/吨左右, 具体计算如下表所示。

对于需要保护的行业,比如白糖和橡胶,一种方法是采用补贴,这个白糖和橡胶都采用;另一种方法是关税,这个白糖采用,橡胶不用。

为什么橡胶不用呢?天然橡胶的供给,大部分来源于国外,我国的橡胶对外依存度大概75%。补贴得过来。而我国的白糖对外依存度大概在25%~30%,大部分的糖是国内产的。对于白糖,可以酌情补贴一部分,也是补给农民。

从税收和财政上来讲,提高关税,政府能征到税收,而把关税降下来,不仅失去了一部分税收的同时,还要支付大量的补贴。对于降关税,政府是没有动力的。

最近签订的RCEP,估计不会对白糖进口产生直接规定。但是,会不会影响糖浆的关税呢?现在进口糖浆的关税是30%。而且,今年在巨大的内外价差下,套利空间显著,有些商人在境外开设工厂生产糖浆,进口到国内,再转化成白糖,获利很大。目前进口了70多万吨糖浆,高于去年好几倍。

如果这个漏洞不堵上,相当于变相走私,后面的白糖产业将会面临长期亏损。亏损就会减产,减产就会造成整个行业的波动,这个波动不能大,如果大了,是不好办的。

从百度百科粘贴一下糖协的设立背景:

1991年中国国务院决定改革食糖生产流通体制,改变食糖由国有商业统购包销为工业自销,实行多渠道、少环节的经营食糖批发业务,食糖季节性生产、常年销售,保障市场供给的任务由商业转给了工业;商业在不承担食糖季产年销任务以后,为加速资金周转,在不到两年期间内压缩多年进口结余糖和正常周转库存糖200多万吨,加上当年生产期所产的791万吨糖,使投放高层食糖总量达到了1000万吨,大大超过了当时社会年需求量720万吨左右的水平,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了市场食糖严重供大于求,卖糖难,糖价暴跌,由此造成1992跨1993年制糖期全国制糖工业企业亏损耗26.4亿元,并由此导致往后三个制糖期糖料与食糖生产连续大滑坡。

我们可以看到,中糖协设立,就是为了挺价。

最近,糖协去了海关总署聊进口糖浆的事情,从研究到出台文件不知道需要多久。

国内降本增效是有个漫长过程的,种植甘蔗受广西喀斯特地貌和云南云贵高原的地形限制,机械化受阻。

5毛一公斤的收购价,按出糖率12.5%算,要8吨甘蔗出一吨糖。甘蔗成本就在4000元/吨。算上运输、燃料、厂房人工和机器折旧,成本在5000以上。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