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与白俄罗斯特殊关系探源

俄罗斯和白俄罗斯是原苏联地区最特殊的一对国家间关系。12世纪基辅罗斯人在语言和种族上逐渐分化为三个民族:大俄罗斯(俄罗斯)、小俄罗斯(乌克兰)和白俄罗斯。这三个东斯拉夫民族中,俄罗斯民族与白俄罗斯民族更亲近。13世纪基辅罗斯的东北部(即现在的俄罗斯)和南部(即现在的乌克兰)相继遭到蒙古人入侵,但蒙古人的侵略没有波及基辅罗斯的西部(即当时已并入立陶宛大公国的白俄罗斯的大部分地区)。“白俄罗斯”称谓中,“白”蕴含自由和独立之意,与此有关。

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的文化都起源于基辅罗斯的文化。俄罗斯语和白俄罗斯语由同 一种东斯拉夫语演变而来,两种语言有许多共同之处,可以互通。白俄罗斯宪法规定,白俄罗斯语和俄语同为国语。白俄罗斯也是原苏联地区除俄罗斯以外唯一给予俄语国语地位的国家。俄语在白俄罗斯使用广泛,白俄罗斯语反倒少有人用。俄罗斯和白俄罗斯多数居民信仰东正教,白俄罗斯东正教区属于俄罗斯东正教的督主教区(境外教区),彼此关系融洽。

白俄罗斯曾是俄罗斯帝国和苏联领土的组成部分,其民族国家的建立过程深受俄罗斯影响。1569年卢布林条约签署后,白俄罗斯归属波兰立陶宛联合王国。18世纪末波兰王国被俄罗斯、普鲁士和奥地利三次瓜分后,白俄罗斯并入了俄罗斯。1918年苏俄政府与德国签署布列斯特和约后白俄罗斯大部分领土被德国占领。1919年1月1日,白俄罗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成立。1921年苏俄政府与波兰签署里加条约后西白俄罗斯一度划归波兰。1922年白俄罗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加入苏联后,东白俄罗斯地区被并入。1939年西白俄罗斯并入后,白俄罗斯的面积增加到22万多平方公里。二战期间白俄罗斯被德军占领,1944年获得解放。1945年苏波边界条约的签署使得白俄罗斯西部的疆域有所缩减。1991年俄罗斯、白俄罗斯、
乌克兰三国元首在白俄罗斯别洛韦日森林签署建立独联体的协议,宣告苏联解体。然而,获得独立的白俄罗斯却难以独立生存。白俄罗斯军事力量较弱,又处于俄罗斯与北约对峙的前沿,非常倚重俄罗斯的帮助,而俄罗斯则把白俄罗斯看作安全缓冲区和抵御北约东扩的前哨。北约东扩和“颜色革命”推动两国加强安全合作。经济方面,白俄罗斯在苏联时期被称作“装配车间”,所需投资、进口能源和原材料以及出口市场高度依赖俄罗斯,而俄罗斯则把白俄罗斯看作通往欧洲市场的通道。俄罗斯在白俄罗斯的投资额和外贸额的占比虽较独立初期大幅下降,但仍在1/3和1/2左
右。人口方面,尽管独立以来两国非主体民族人口持续外迁,但至今在白俄罗斯境内仍生活着约107万俄罗斯族居民,俄罗斯境内则生活着约56万白俄罗斯族人。

白俄罗斯独立初期, 国家元首舒什科维奇的中立政策没能让经济摆脱危机。1994年卢卡申科当选总统后顺从民意,开始与俄罗斯发展联盟关系。1993年俄罗斯出台首份外交文件《俄罗斯联邦外交构想基本原则》,规定与原苏联地区国家发展“特殊关系”是俄外交的首要方向。首任总统叶利钦决定放弃亲西方政策和对独联体国家“甩包袱”的政策,开始重视发展与白俄罗斯的关系。1997年俄白签署《联盟条约》。1999年两国签署《建立联盟国家的条约》。这是俄白关系中最重要的文件,规定两国将在金融货币、经济贸易、海关税收、安全与防务等领域逐步实现一体化。白俄罗斯还加入了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和欧亚经济联盟,成为俄罗斯推动独联体地区一体化的支柱。普京接替叶利钦主政后,俄抓住9.11事件的契机与西方缓和
关系,对白地缘战略需求下降,俄白双方关于联盟国家的方案暴露出严重分歧,俄白一体化谈判进展缓慢。普京的方案是使白俄罗斯作为一个行政区无条件加入俄罗斯,而卢卡申科主张白俄罗斯拥有独立主权国家地位,俄白两国关系平等。双方爆发了天然气纠纷和奶制品贸易战。白方未应俄方要求承认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独立。

梅德韦杰夫-普京组合时期,俄白关系有所缓和,双方签署了共同保卫俄白联盟国家领空及建立统一地区防空系统的协议。2011年俄白哈关税同盟正式生效,俄白签署免关税石油供应协议以及俄以优惠价格向白供应天然气的合同。欧亚经济共同体反危机基金向白提供30亿美元贷款。俄方购得白多家大企业股份。乌克兰危机后, 俄罗斯与西方关系恶化,遂加强了与白俄罗斯的军事合作,双方多次举行联合军事演习。与此同时,俄经济陷入停滞,对白援助和补贴从过去每年100亿~150亿美元缩减到40亿~50亿美元,仅征收石油开采税一项措施就导致白俄罗斯每年损失20亿~30亿美元,白方希望俄作出补偿,俄方则希望白方在深度一体化方面作出让步,在设立军事基地和克里米亚等问题上顺从俄方的意愿,双方僵持不下。在此背景下,白俄罗斯加强多元外交,软化与欧美关系,欧美乘机加大对白影响。

2020年8月9日白俄罗斯总统选举结果引发国内大规模抗议活动。欧美均表态不承认选举结果,要求卢卡申科政府与反对派对话。俄罗斯对白局势也非常关切,但反应谨慎。大选前,卢卡申科抓捕33名疑似俄罗斯雇佣兵并指责俄方企图破坏白稳定,俄方除了否认外未与白方过多纠缠。选举结果公布后,普京立即对卢卡申科表示祝贺。两人就白事态发展始终保持着密切沟通。普京表示,只要白俄罗斯遭受外部军事威胁并向俄方提出请求,俄方将根据集安组织和俄白联盟框架内规定的相关义务为白方提供全面安全保障援助。俄方还警告欧美国家不要干涉白内政。

俄方态度克制的原因在于:首先,俄不允许白出现亲西方反俄政权,成为“第二个乌克兰”。白反对派对俄立场不清晰。一旦卢卡申科政权倒下,新政权有可能不受俄控制倒向西方,意味着俄军将直面北约的军队。也要看到,引发白民众不满的经济、社会和政治问题在俄国内同样存在,俄方需要避免国内外的抗议活动遥相呼应,威胁到国内稳定。其次,俄不能贸然出兵吞并白,需要选择巧妙灵活的软性介入方式维持在白影响力。俄罗斯族在白俄罗斯的占比很小,白民众也没有并入俄罗斯的意愿,白抗议人群除了要求卢卡申科下台并没有提出与俄罗斯和西方有关的诉求,在这种情况下,强行并入可能激发白俄罗斯人的反俄情绪,不利于双方关系的长远发展,更会招致西方进一步制裁。第三,白局势尚未失控,卢卡申科仍把控政府和强力部门,有机会扭转不利局面,但其执政根基已遭损害,白政局长远前景存在不确定性。

多年来,俄方虽然对卢卡申科不满意但也没有能力更换更合适的人选。卢卡申科政府面对西方的压力寻求俄罗斯的支持。在这种情况下,以适当的方式支持卢卡申科政权并引导局势朝着有利于俄罗斯利益的方向发展,或至少阻止局势朝不利于俄的方面恶化,成为俄当下最佳选项。俄方通过介入可促进白局势的稳定,推进两国深度一体化,利用白问题与西方改善关系,当然也不排除根据形势变化作出其他选择。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