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范围内的民族大融合的前奏

世界范围内的民族大融合在地理大发现,西欧航海者对美洲、非洲和亚洲的入侵,原本弱势的原著民种族被灭绝,有抵抗能力的民族沦为殖民地或半殖民地。技术进步和工业革命为后来的进一步融合保驾护航。

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描述了前资本主义社会中存在的小范围的民族融合,他们认为民族大迁移转变了奴隶和主人的地位,“征服者很快就接受了被征服民族的语言、教育和风俗,”这里所表达的是暴力征服在民族融合中积极作用。只是即便宗教、战争、殖民侵略等对于民族融合有着不可磨灭的作用,但随着全球范围内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确立、贸易自由的世界市场建立以及与工业生产“相适应的生活条件的趋于一致,各国人民之间的民族分隔和对立日益消失,” 宗教、战争、殖民侵略等因素的影响相对减弱,民族间的融合获得了更大的机遇。

从本质上而言,不断加深的民族融合受生产力水平和交往程度的制约,反过来又促进二者的发展。一民族只有在与外界不断的交流中才会发觉并摒弃自身的局限性。随着局部历史转向世界历史,世界市场的开辟极大地促进了国际交往和国际分工的发展,世界整体的生产力高度发展、社会交往广泛开展,民族间要孤立发展的可能逐渐减小,民族间的交往逐渐变得直接和普遍,相互依赖性增强,民族融合持续加深。反过来民族融合的进程也是世界范围内生产力提高的过程。民族的融合不仅带来民族间交往的普遍化,也让分工得以在大范围内进行,分工和交往的扩大又反过来对民族内部的生产力和社会关系提出更高的要求,并以此推动世界性生产方式的建立。

二战是通过暴力征服实现种族清除与融合模式的失败,邪恶轴心技术和国力没有压倒性优势,战后原子弹出现,国际局势形成均势。越战失败后,灯塔国意识形态转型完成。

犹太人占据了一大部分美国经济政治高层,他们领导的跨国公司在全球化浪潮中受益颇多,以及全球化浪潮中美国产业空心化这三个事实无可辩驳。关于犹太人控制美国政府是否是阴谋论,现在看法没有统一,也没有明确证据。但是,从过去三十年的发展过程来看,只要美国犹太继续在国会中以百分之二的人口占据百分之五的席位,继续掌握跨国公司的领导权,美国作为一个现代民族国家的存在基础就会越来越薄弱。

对于当今美国逐渐流失的核心竞争力,犹太人既不痛心,也没有什么义务把它重新找回。犹太人似乎更乐于推动继续结构美国传统价值的进程。他们联合其他少数族裔诋毁白人传统价值。用同性恋合理合法化思想对抗父系社会生殖焦虑,实际上起到了浑水摸鱼的效果。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