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知乎:伊斯兰教的本质与“世俗化”道路

看了很多YSL问题的相关讨论,感觉不管是MSL还是木黑,大家对YSL教的了解都非常匮乏,基本只限于“我身边的XXXX怎么怎么样”“宗教信仰”“不吃猪肉” 这几点,再无其他。我觉得有必要让大家有个更深的角度去看待YSL教。

明确一点,民族是民族,信仰是信仰,YSL教是YSL教,这三者都不交叉,那些把这三者绑在一块玩绑架的,不是蠢,就是坏!

首先,YSL教本质上就不是宗教,而是披着宗教外衣的政治组织。原因如下:

YSL教本就诞生于政治,是MHMD个人谋求政治权力的工具,其发展强大靠的也是政治先进带来的组织优势,相反其宗教信仰内容比如“认主独一”“五功”这些相比其他宗教是非常简陋的。其政治组织优势体现在:

1:内婚制度,教外通婚的需要入教。

2:后代强制自动入教制度

3:隔离制度,制定一套与其他人群差距非常大的行为规则,严密执行,这样在YSL教人群与其他人群之间建立“防火墙”,导致与其他文明人群基本难以融合,杜绝成员的流失

4:深入基层,无处不在的QZ寺和啊红洗脑,并监督前面几条的执行。

5:强大的军事动员能力和征服意愿,这一点历史充分证明的。

6:形成了简单易行的一键文明升级包,对于落后的原始文明很有吸引力。

7:政党,比如中东木兄会,土耳其搞YSL复兴的正发党,马来西亚好几个YSL党,等等很多国家都有为数不少的YSL政党。

如此,YSL教就形成了以《GL经》为基本纲领,以MSL社区和QZ寺为基本单位,以阿红为基本干部,以《沙利亚法》为行为准则,以建立YSL大同社会“乌玛”为最高纲领的严密完善的政治组织。

这些政治组织制度是YSL发展壮大的根本,大家可以看到YSL教几乎全部是集群式有组织的出现,小到一个家庭,中到一个社区,大到一个国家,再大到一个世界区域完完全全的都是YSL教,这是其他任何宗教都难以实现的。当今世界YSL文明这么大的场面就是这么来的。

靠“宗教”来吸引入教的MSL,几乎忽略不计。大家应该会发现,YSL教相比于其他宗教,几乎没有正常的“传教”这一活动,其成员的增加,几乎全部靠其社会组织体系的扩张。所以,YSL教的“宗教”内容,是非常简陋,也不占主导地位的。

其次,来说说无论MSL还是木黑都十分执着的“清真”话题。

清真,就是其中“隔离制度”的重要方面。

YSL教为什么要形成“猪禁忌”,建立“HALA”概念?不是猪不干净什么的,就是为了执行“隔离制度”。至于最初为什么选择“猪”?很简单,就是MHMD顺手从犹太教抄来的。

或许起初没想这么多搞隔离什么的,但在后来的操作中,YSL教发现“HALA”饮食禁忌简直是搞隔离的不二法宝,简单易行,效果绝佳,自然一代代强化传承下来。“吃不到一块的人是很难融为一个群体的”,饮食禁忌是非常简单易行的分化人群的手段

作为MSL的一员应该是深有体会,是不是觉得没办法和非木共同生活?是不是觉得很难和非木相处?是不是觉得脱离YSL教几乎无法生活?是不是很难产生脱离YSL教的想法?你看,这就是YSL教“隔离制度”的成效啊!

再说说中国MSL的极端“猪禁忌”,你放眼全世界YSL教,就会发现中国MSL对于猪的禁忌是最严格的,对HALA的追求可以说深入骨髓,其他国家包括YSL国家都没这么夸张。其实原因很简单,“HALA”猪禁忌是YSL教为“隔离制度”设立的,防止成员被其他群体同化流失的防火墙,而中国MSL面临着比世界上其他任何地区都强大的同化压力,MSL们当然会加强防火墙来对抗。中国的同化压力强大的原因,一方面是华夏文明的优秀对很多MSL也有强大的吸引力,另一方面是我们没有西方(同样优秀)那么强的“自由主义”色彩,西方坚持的(宗教信仰)自由,让西方MSL面对的同化压力没有中国强大。

再次,YSL文明与华夏文明的关系。

其实不光华夏文明,YSL文明与全世界所有文明都是竞争关系。其中的表现在历史和现代已经轮番上演了,各种民族分化,内战,国家分裂。波黑,黎巴嫩,科特迪瓦,南北苏丹,印巴,菲律宾怎么个乱,这里就不多说了,大家有兴趣的自己查一下。这里主要说一下原因。根源就在YSL的政治组织制度上。

首先“内婚制度”和“子女自动入教制度”构建了一个完全由YSL教成员组成的家庭体系,再配上“隔离制度”,形成的成员聚集效应(无法和其他非成员在一个地方生活),就建立了完善的单纯的YSL聚集区。再配上“深入基层制度”的QZ寺和阿红执行引导教育和监督任务,社会体系进一步完善。这是YSL文明的基本社会结构,我们分析这个基本社会结构的特点就会发现有这几个特点:

1,成员的单一性。

2,严重的封闭性和排他性。

3,简单易行形成的强大的可复制性。

社会结构初步形成之后,再加上YSL组织制度的后面几条,政党啊,沙利亚法啊,一个完整的社会体系齐活!(有兴趣的百度雅可夫先生的“MSL路线图”)而这一切都是发生在其原本寄生的文明身上的,你说原生文明会怎么想?

其次再结合与我交流的部分MSL自己的感受来谈谈。

如他们所说,他们觉得国家“去清真泛化矫枉过正”,让他们觉得“非常不舒服”,我相信有这感觉的远不是他们这一点,而且其中很大一部分人可没他们这么温和。

说白了,YSL教给MSL灌输了一个“理想的美好生活状态”,MSL们自然自觉不自觉的按照这个状态去构建自己的生活。猪是一定要从生活环境中灭绝掉的,其次还要有QZ寺那悠扬的读经声,如果是男性,还对奴役女性有着要求,总之就是希望一切按照教义和沙利亚法来构建的生活就最“舒服”了,这是MSL的集体愿望,是MSL希望被其他族群“尊重”的。

起初只会在聚集地有这样的“需求”,大家都有生存空间,就高呼“互相尊重!”,但MSL的人数是会增加的,随着人数的增多,需求的土地越来越大,凡是发展到的地方自然也会产生这样的“需求”。但凡遇到阻力,就会像他们那样感到“矫枉过正”“非常不舒服”了,有的像他们那样,最多就是抱怨,有的就要采取行动了。好吧,“相互尊重”,总之就是原生社会满足MSL的要求,但是这不是终点,MSL是一直在增长的,需求也是客观存在而且越来越强的,原生社会怎么办,只能完全进行YSL化改造来满足MSL的要求了。如果你是原生社会,你怎么看待YSL教?

最后,说一下YSL教的“世俗化”问题。

放眼全世界各个宗教的世俗化进程,核心不是吃什么东西,穿什么衣服,说什么话,核心就是“去政治化”!

YSL教想要“世俗化”也不会例外,必须要去政治化,必须要打破其政治组织核心的三大基本原则:内婚制,子女自动入教制,和隔离制度。这三点是YSL教构建封闭社会的基础,不打破YSL教就会不停地构建封闭社会,就不可能和原生社会融合,最终结果不是消灭原生(比如埃及,波斯等等一系列的YSL国家),就是被原生消灭(比如西班牙)

但是看看你们讨论的“世俗化”,什么头巾咯,喝酒抽烟咯,几次礼拜咯,过不过斋月咯,连稍微重要点的HALA都不敢动,都是在“隔离制度”上擦擦边,更别说这三大制度。

说白了,看来YSL教世俗化的希望渺茫。

需要用到本文内容的小伙伴可以随意引用(多活一天是一天)。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