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看图识字 ECG

原网站:http://www.medicine-on-line.com/,链接:看图识字 ECG 作者: 张志伟 医学博士, 加拿大皇家内科学院院士 绘图: 叶汉武 附属单位: 香港中文大学 翻译: 张舒 北京協和医学院   內容   序 概述      心脏搏动及心电图的起源    心电图坐标纸    心电 ... 阅读更多

偏头痛! 经颅多普勒(TCD)发泡实验 发现“真凶-卵圆孔未闭”

典型偏头痛的特点:一侧头部的搏动性疼痛、伴有畏光畏声、恶心呕吐,常不能正常工作学习、1天或更长。少数偏头痛病人伴有先兆(每次发作前的感觉信号):常见有闪光幻觉和其他视觉缺损。 偏头痛怎么回事? 近日我院“天坛·燕达脑科中心”-神经内科收治1名64岁男性患者,因“突发右侧头痛1天余”来院,到院后给予焦虑、抑郁评分评估患者排除心理因素;头颅血管核磁显示无动脉瘤、血管畸形。但头颅核磁提示多发无症状梗死灶 ... 阅读更多

无导线起搏器的不足

目前所有无导线起搏器均为心室单腔起搏(微型无导线起搏器)或双心室起搏(左心室仅有超声能量传输方式),尚无传统的 DDD 起搏模式,这可能导致房室失同步的非生理性起搏增加。心房起搏由于心房固定部位等问题尚有待研发和应用,而CRT 的 VV 间期调整也有待改进。经体表无线能量传输的最大不足在于能量的损耗。 与传统起搏器不同,电池耗竭后无导线起搏器取出时需要取出整个起搏器系统,各起搏器生产厂家也在开发相 ... 阅读更多

转载:心脏起搏器的一次革命性进化——经导管植入无导线心脏起搏器

在调研微创收购LivaNova CRM业务的过程中,发现有国外媒体评论说LivaNova退出CRM业务领域的一个原因是不掌握最先进的无导线起搏技术,因此对经导管无导线起搏器展开了系统调研。文中可能有很多不正确的地方,希望与行业专家探讨。           世界第一例植入式心脏起搏器于1958年得到临床应用,其后半个多世纪来心脏 ... 阅读更多

2012年老文储备:心脏起搏器多进口高价格 国产亟待扩大规模提高质量

“我国每年植入心脏起搏器的人数只占整个应植入患者总数的一成,这一比例远远低于欧美等发达国家。室颤是一种能导致猝死的危险疾病,只有安装心脏起搏器才能最大程度地预防病人猝死,而中国每年植入心脏起搏器的人数只占全球的1/500。”1月9日,在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心内科2012年首场健康日活动上,心内科主任罗义如是介绍。   “用不起”成阻碍   过去20年来,由于我国国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和饮食结构发生巨 ... 阅读更多

转载:无导线起搏器的研究现状及展望

世界第一例植入式心脏起搏器于1958年l0月15日,在瑞典的斯德哥尔摩Karolinska医院植入,从此开创了心脏病领域起博器治疗的新纪元。其后60年来心脏起搏器领域得到了迅猛发展(图1),从单腔起搏器到双腔起搏器至三腔起搏器,从非生理性到半生理性至生理性起搏,从治疗心动过缓到心动过速至心力衰竭的同步化治疗,从远离核磁到磁共振兼容,从单位点起搏到多位点起搏等。起搏器自身也发生了可喜的变化,其体积越 ... 阅读更多

在美国,血管成形术的费用为32,000美元。别处?也许是6,400美元

为什么美国的医疗保健费用比其他国家高得多?正如健康经济学家喜欢说的:“这是价格,愚蠢。” 随着政客继续为该系统的开支感到遗憾,并且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努力支付可能伴随其健康问题的高昂且往往无法预测的账单,值得一提的是,我们的价格相对于世界其他地区而言到底有多怪异。 代表世界各地健康保险公司首席执行官的组织国际卫生计划联合会每隔几年就通用医疗服务的国际费用发布一份指南。其有关2017年价格的最新报告于本 ... 阅读更多

突破!首例NeoVas生物可吸收心脏支架植入者五年随访实录

坐在病床上的王强,正是首例NeoVas生物可吸收心脏支架植入的患者,尽管手术已经过去5年,但他每次谈起这件事都会激动不已。 当时,罹患冠心病的王强面临一个两难的选择:要么在心脏内永久植入一个金属支架,要么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尝试一种全新的生物可吸收支架。在与医生进行深入沟通后,他坚定地相信医疗团队,选择了后者。 改变王强生命轨迹的,是乐普(北京)医疗器械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乐普医疗)及东北最大的 ... 阅读更多

CIT2018|韩雅玲团队:国产生物可降解支架2年结果与传统金属支架相当

编者按:   生物可降解支架与传统药物洗脱支架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孰优孰劣是近年来PCI学者们持续关注的热点问题。在本次的中国介入心脏病学大会(CIT2018)的“最新揭晓临床试验和首次公布研究”论坛上,沈阳军区总医院韩雅玲院士团队徐凯教授带来了对比国产可降解支架与传统金属支架的研究的2年随访结果。 ▲ 徐凯教授作精彩报告   新型生物可吸收支架NeoVas是我国生产的一种采用完全可降解聚合物材料聚乳 ... 阅读更多

转载:可降解支架:我们走到了哪里,未来又在哪里?

传统金属支架植入冠脉后,确实会带来一些不可逆的影响,比如血管舒缩受限、长期异物刺激等,当然更会阻碍血运重建。因此,我们盼望支架能够“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于是生物可降解支架应运而生。 可降解支架简史 42年前,当Grüntzig等用单纯球囊扩张进行世界上第一次PCI时,可能对单纯球囊扩张后的再狭窄并没有什么概念。为了对扩张后的血管进行支撑、降低再狭窄率,33年前我们又发明了支架。 至于可降解支 ... 阅读更多

Nature子刊综述:完全生物可吸收支架的经验教训和未来方向

裸金属支架(BMS)或药物洗脱支架(DES)置入后,支架会永久地固定在血管壁上,阻止冠状动脉血管运动,排除了旁路移植手术的可能,并可引发长期异物反应。为了克服BMS和DES的这些局限性,完全生物可吸收支架(BRS)应运而生。近日,Nature Reviews Cardiology发表的一篇综述总结了目前可获得的BRS临床前和临床研究数据,以了解BRS与金属DES的血管生物反应的区别,以及如何转化为 ... 阅读更多

转载: 什么是药物球囊?

文章摘要:冠心病患者除了用药物控制病情,延缓疾病进展外,最重要的治疗方法就介入治疗,即在发生粥样硬化的狭窄动脉血管处放置支架,达到扩张血管、通常血液的目的。也有的患者对心脏支架这个异物耿耿于怀,不能接受,这部分患者还可以考虑药物球囊治疗,那么,什么是药物球囊? 经常遇到患者及家属,不太能接受心脏中植入支架这样的异物;对于病情适合的患者,目前我们有了另一种选择——药物球囊。 一、什么是药物球囊? 对 ...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