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转载:紫金矿业:向西澳东部黄金矿山进军

【按】19世纪,数以千计的中国矿工不远万里远渡重洋,加入到澳洲早期的淘金潮流中,他们首先涌入澳洲东部沿海的新南威尔士州,然后是维多利亚州。

早期的中国淘金者们常常因为热衷于开发生产条件差、矿石品位低、没有经济效益而被欧洲人废弃的金矿而被同时代对外来者充满敌意的盎格鲁—撒克逊人所排挤。150年后的今天,中国淘金者发起了新一轮的澳洲淘金热,并再次集中于重新开发昔日的废弃矿山。

但和以往不同的是,现在他们是以拥有先进勘探、开发技术和雄厚资金实力的中国大型国有企业的身份来到这里,因此必将形成竞争力并对澳洲黄金产业产生巨大的影响。

与此同时,上世纪90年代进驻西澳东部矿区的国际矿业巨头们,因矿山生产寿命到期、劳动力成本上升和探矿罕有新发现等原因而日趋沉寂,业内普遍认为,这将给中型矿业公司在澳洲黄金行业提供一个发展壮大的好机会。

2011年8月,中国最大的黄金生产商紫金矿业控股卡尔古利诺顿金田公司;2012年9月,中国第二大生产商山东黄金控股Coolgardie黄金公司的福克斯矿业有限公司。

这两起收购案有很多相似点,如,紫金矿业和山东黄金都分别购买了这两家公司(诺顿和福克斯)的绝对控股股份,诺顿和福克斯都急需资金注入来帮助其降低生产成本、维持经营、获取盈利和增加储量。同时,由于一连串的失败案例,澳洲本地市场对于初小型黄金公司的态度日趋谨慎,反而使来自中国的投资更具吸引力。

PCF资本运营部部长Trevor Benson曾担任山东黄金收购福克斯案的顾问,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紫金和山东黄金是两个具有丰富经验和国际竞争力的中国黄金生产商,每年的黄金产量都超过一百万盎司,同时他们还拥有非常强的技术能力。

Trevor Benson 表示,为进军澳大利亚黄金领域,山东黄金这几年一直在研究制定并购策略。收购福克斯前后共花了6个月的时间。在此期间,为与福克斯公司团队建立良好的关系,山东黄金至少进行了四次现场考察。对于山东黄金这种长期投资者来说,短期的黄金价格波动并不是他们最为关注的问题。收购福克斯更多的是为山东黄金立足澳洲地区打下基础,使其能够通过收购扩大澳洲市场。

但是,这个交易给山东黄金带来了高运营成本等诸多问题。Trevor Benson 告诉记者,“福克斯一直未能解决其高额现金成本的问题,但山东黄金计划以他们在运营黄金矿山上的丰富经验帮助其降低现金成本。”不过,计划赶不上变化,2013年4月30日,山东黄金在其发布的第一季度报告中,宣布停止运营福克斯的核心矿山Laverton金矿。福克斯运营总裁Don Taig称,随着金价持续下跌,矿石处理成本的上升,他们已别无选择。该公司现金成本从2012年3月的$1,123/oz上升至当年12月份的$1421/oz,2013年3月再次上升到$1893/oz。

对此,Eagle research 总经理兼Gold Mining季刊专栏主编Keith Goode表示,“我想山东黄金自已也会对在福克斯遭受的损失感到震惊,他们决定关闭Laverton金矿,也是因为他们无法协调高企的矿石处理成本,也许他们会重新沟通并尝试其他解决方法。”

而在卡尔古利,紫金矿业在诺顿帕丁顿金矿的运营也遇到了相同的情况:帕丁顿现金成本由2012年第一季度的$844/oz上升到第三季度的$1377/oz。不过,到了2013年3月,该矿的现金成本已下降至$1033/oz。诺顿总经理陈奠民认为,紫金在中国矿业领域的崛起与其强大的技术支撑密不可分。“不同公司在实现他们财务和经济目标上会有不同的侧重点。紫金是一家非常稳定的金矿商,而不是市场玩家,你可以从他们管理团队的背景和简历中看出,管理层都具有较高的专业水平和技术能力,具备实现成本降低和产量提高的实力。”他告诉记者,公司有信心在2014年把总成本(包括税收)从现在的$1400/oz降下来。“自2012年第三季度以来,我们努力实现我们的既定计划。在未来两到三年时间里,我相信我们能够将总成本降至$1200/oz。”

2013年5月,诺顿金田的Enterprise金矿正式投入运营。这座高品位,低成本矿山的开工,将更好地帮助紫金和诺顿实现总成本降低的目标。“紫金看到了帕丁顿金矿的价值,而这个价值也需要通过提高产量来体现,现在,我们已经看到了紫金把很多新的技术和研究发现应用到了诺顿中,我们相信在未来几年里,紫金的技术优势将更大地提升帕丁顿金矿的产能和效益。”陈奠民说。

在距诺顿帕丁顿金矿39公里处的Enterprise金矿开工仪式上,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河表示,控制现金成本一直以来都是诺顿和帕丁顿金矿的重点。“我们期待诺顿成为一个有竞争力,低成本运营的矿山。紫金的成本控制十分到位,因此对于现在的金价波动,我们并不担忧。但对于诺顿而言,可能会有少许困难。然而,即使成本上升到$1200/oz,诺顿也可以继续维持生产和运营。在澳大利亚市场环境中,运营成本相对较高,这源于其较高的劳动力成本和材料成本,但只要我们不断创新,尝试新技术,还是有机会可以降低成本,实现更大收益的。”

陈奠民十分赞同陈景河的观点,认为技术将是未来诺顿和紫金所要重视的一个核心领域。“中国黄金公司的注意力主要放在降低现金成本和提高黄金产量方面,这些都需要通过技术、研发和创新来实现。诺顿现在的黄金资源量约有600万盎司,但大部分存在于低品位矿石中,因此我们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与紫金的研发和技术团队合作,充分利用好现有的低品位矿石资源。我们已经通过一系列措施来帮助降低生产成本,我们在努力接受成本降低这样一种不同的文化,而且我们也看到效果了。在过去6个月,我们已经降低了25%的成本,这是我们团队所有人,无论是公司后勤部门还是一线员工共同努力的结果。”陈奠民还表示,公司正在研发新的技术以提高矿石堆浸中的回收率,并计划与澳大利亚本土的技术开发公司和研究机构合作,携手开发提高低品位矿石回收率的新技术,从而进一步提高黄金产量。

诺顿现在正致力于开发扩展东部这片在过去几年被忽略的矿区。陈奠民透露,“我们的勘探预算为3000万澳元,去年我们已经使用了超过2000万澳币的勘探费用。我们正进一步全力开发这些区域,我们的目标是发现那些可以给我们带来高品位资源量和储量的矿体。”陈景河先生也表示,“诺顿对于紫金是一个重要的平台,将有助于拓展我们的海外黄金生产业务。我们收购诺顿的主要原因是其拥有高素质员工和管理团队、丰富的资源量和优越的地理位置,这和我们发展成为大型国际化黄金生产商的战略目标是一致的。我们将利用帕丁顿金矿作为我们进入澳洲市场的一个起点。”

紫金关于诺顿的发展战略包括三个方面:首先是在未来3-5年内将黄金年产量提高至30万盎司,同时将总运营成本降低至1200-1300澳元/oz;其次是加大资源勘探,提高基础资源量;最后是加大收购兼并活动力度。

紫金认为,目前的金价和股票价格的下跌有助于象紫金这样具有良好的资金支持的黄金公司提高黄金产量和提升行业地位。关于诺顿未来的并购问题,紫金的观点是,如果想要实现既定产量和储量目标,那么任何兼并收购活动都需要协调好早期资产和后期资产,获取优良资产对诺顿尤其重要。“我们不会局限于任何特定区域。在澳大利亚的任何地区,只要存在机会,我们都会努力争取。”

陈奠民先生在澳大利亚生活工作了20年,曾效力于力拓、巴里克黄金公司和中信泰富等多家知名矿业企业,因此对中国和澳洲黄金生产领域的文化有比较深刻的认识。他认为,收购诺顿是紫金进入澳洲市场的第一步,不可避免地需要花费一些时间用于学习澳洲采金文化。紫金聘用陈奠民的目的正是为了协助加快对这种文化的了解。“我在澳洲生活工作了20年,但至今还在学习他们的文化,所以如果你认为你了解澳洲采金文化的全部,那么你就太高估自己了。如果你可以在团队中协调好来自这两种文化的队员,那么你就可以避免和减少很多发生在其他公司中的问题和障碍。”

关于中澳两国之间黄金生产文化差异问题,陈奠民认为,中国黄金行业的文化主要是关于如何使用资金来提高产量,紫金在提高产量和降低成本方面做得很好,因为紫金十分注重如何运作资金,而不是比较谁可以生产出更多的黄金。“当我刚来澳洲时,这里关心的一般是‘盎司’而不是‘利润’,是‘数量’而不是‘质量’。但现在,这个侧重点正在全球黄金行业中慢慢发生变化。”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