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诗华”推荐阅读【主题策划】非洲猪瘟疫情下三元母猪轮回杂交繁育策略分析

摘要

非洲猪瘟导致能繁母猪产能断崖式下降,二元母猪价格居高不下,产能严重不足,而频繁引种不利于疫情防控,这给我国养猪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为快速恢复生猪产能,三元商品猪被迫留为种用;然而,三元母猪繁殖性能较差,如果选留、选配等管理措施不当会进一步降低其繁殖性能。文章针对这些问题介绍了非洲猪瘟对我国养猪业的影响,重点分析了杂种母猪的利用原理以及三元母猪的轮回杂交闭群繁育选配策略,期望实现三元母猪的种用价值最大化,提高商品猪养殖的经济效益,促进生猪产业的可持续性发展。

关键词

三元母猪;回交;轮回杂交;繁育策略

非洲猪瘟进入中国已有2年多,导致国内能繁母猪数量断崖式下降,生猪存栏量严重下跌。目前,国家和各级政府已出台了一系列鼓励生猪养殖的政策。众所周知,种源是生猪产业复产的前提,而母猪是复产的重中之重,所以解决猪的种源问题迫在眉睫。在非洲猪瘟常态化防控的背景下,为节约引种成本并降低生物安全风险,多数养殖场户的生产模式开始向“封闭式生产”转变,养殖场户开始自留商品猪作为母本;所以三元母猪成为了解决燃眉之急的突破口。但是在生产过程中,由于养殖场户对三元猪转为种猪利用缺乏理论指导,繁育和管理不善,导致三元母猪利用率低、发情率低、分娩率低、杂种优势利用不明显等问题,不利于生猪产能的恢复。

非洲猪瘟对我国种猪的影响

非洲猪瘟疫情自2018年8月开始在我国暴发并流行,给我国养猪业造成巨大损失,全国的生猪产能严重下降。2019年我国生猪存栏31041万头、出栏54419万头、猪肉产量4255万t,同比下降27.50%、21.57%和21.26%。根据农业农村部全国监测点数据,2019年末能繁母猪存栏2035万头,与2018年7月(非洲猪瘟暴发前)相比下降49.33%。2019年全年猪产品平均价格:生猪21.30元/kg,同比上升64.53%;猪肉33.95元/kg,同比上升51.22%;仔猪46.54元/kg,同比上升81.26%。

2019年12月4日,农业农村部出台了《加快生猪生产恢复发展三年行动方案》。随后,全国各省(市)也相继发布一系列促进生猪稳产保供行动方案。受扶持政策、市场价格双重驱动,进入2020年后,规模化猪场、尤其是大型企业集团复产增养的积极性空前高涨。然而,母猪种源严重不足推动价格持续高涨,目前,50kg左右的纯种公猪约11000元/头、纯种母猪约8500元/头,二元母猪约5500元/头,与2018年7月相比整体上升100%~160%。为快速补栏,很多猪场不得不将本该出栏的商品猪(杜长大三元杂种猪)留作繁殖母猪,以加快恢复生猪生产。

2 杂种优势及杂交利用

在现代猪育种工作中,所谓的杂交就是指不同品种或不同品系猪个体之间的交配。从遗传角度讲,是指在基因座位上有不同等位基因的两个亲本猪之间的交配。杂交的基本效应是使基因型杂合,使后裔群体中杂合子比例增加,杂交后代产生杂种优势。杂交方式可分为终端杂交、轮回杂交以及终端轮回杂交三种类型。

2.1 杂种优势

何谓杂种优势?杂种优势就是两种遗传基础不同的植物或动物进行杂交,其杂交后代所表现出的多种性状,比如抗逆性、繁殖性能、生长速度等均优于杂交双亲的现象。杂交产生优势是生物界普遍存在的现象。然而,对于杂种优势的机理研究,虽然学派很多,包括显性假说、超显性假说和上位性效应假说等,但至今没有一种假说能解释所有的杂种优势现象。杂种优势是纯种繁育永远无法表现的额外效应。

杂种优势的类型包括:1)个体杂种优势:表现为杂种个体在健康、生活力和生长速度等方面较纯种个体强;2)母本杂种优势:指杂种代替纯种为母本时所表现出的优势。表现为杂种母畜性成熟早、产仔多、泌乳力强、体质健壮等;3)父本杂种优势:指杂种代替纯种做父本时所表现出的优势。表现为杂种公畜性成熟早、配种能力强,精液数量多、质量好。

2.2 终端杂交

在终端杂交中,杂种母猪(也可以是公猪)由两个无关纯种群体杂交产生,既可在生产场繁殖,也可以从场外购买,它来自于一单独的育种程序,不从商品猪中选出。杂种母猪产生的后代则全部作为商品猪。或有两纯种猪的后代直接用于商品生产。终端杂交包括二元杂交、三元杂交和四元杂交等。现代养猪生产中,杜洛克公猪与长大二元母猪形成的三元杂交是最简单、全世界通用的杂交模式。

2.3 轮回杂交

在轮回杂交中,种母猪来自于每一世代与不同品种公猪轮回或顺序杂交所产生的杂种后代,即在每一世代的杂交后代中留取后备小母猪。在一特定的世代中,必须选用与母猪品种组成差异最大的公猪用于杂交。理论上可以有任何数量的品种参与轮回杂交,但实际上由于可用于杂交的品种数量有限,最常见的是2品种(品系)或者3品种(品系)的轮回杂交体系。表1分析了不同轮回杂交体系中各世代杂种优势率。

在现代养猪生产中,二元母猪是生产商品猪的主力军。非洲猪瘟常态下,如果养猪企业还有存栏的二元母猪,建议采用二元轮回杂交的方式繁殖母猪,这是一种能快速补充母猪需求的方法。二元母猪中长白猪和大白猪的血缘各占50%,如果二元母猪再与大白猪或者长白猪进行配种,所产的后代猪中大白猪的血缘占到75%、长白猪占25%(或者是长白猪的血缘占75%、大白猪占25%);尽管长白猪和大白猪的血缘发生变化,但是得到的后代母猪仍然是二元母猪。此时,产生的二元母猪的繁殖性能(回交二元母猪)会比传统的二元母猪在杂种优势上会有一点损失,但是整体上,其繁殖性能等方面的杂种优势还是比较可观的。

3 非洲猪瘟常态下三元母猪选配策略分析

通用的三元猪杂交方式主要是利用长大二元母猪的母本杂种优势(繁殖性能优异)与杜洛克公猪的父本杂种优势(生长性能优异),经过杂交后形成的杜长大商品猪具有生长速度快、瘦肉率高、饲料效率高等优势,但是其繁殖性能表现差。三元猪原本是终端杂交直接生产商品猪的,不宜做种用;但是,在目前情况下,三元母猪留作种用是生猪产业快速恢复产能的无奈之举。

3.1 三元母猪种用价值分析

3.1.1 三元母猪种用劣势

1)三元母猪发情率和配种受胎率较低。三元母猪发情率较低,存在发情延迟、发情不整齐、屡配不孕等现象;与二元母猪相比,三元母猪发情率和配种受胎率总体上分别降低5~10个百分点。2)产仔数较少、泌乳力较低。三元母猪窝产仔数偏低,与二元母猪相比平均窝产仔数降低2头左右;奶水不足,仔猪成活率较低,头胎仔猪腹泻严重,生长肥育性能较差。3)三元母猪的繁殖障碍有所严重,二胎综合征更为明显,二胎母猪不易发情,繁育效率较低。

3.1.2 三元母猪主要优势

1)三元母猪群数量大。有调查发现当前三元母猪留作种用为业界存在的普遍现象,其在繁殖母猪中总体占比35%左右。因此,从群体数量方面来看,三元母猪种用是有绝对优势的。2)产能恢复比较快。在当前二元母猪市场紧缺的情况下,养殖场户通过选留三元母猪来繁育并最终出栏商品猪的时间为10个月,周期相对较短。此外,预估高猪价行情持续时间可能有1.5~2年,所以选择三元母猪来恢复产能,可以让猪场更早把握高猪价行情。通过引进纯种来繁育并最终出栏商品猪的时间为22个月,周期比较长。3)繁育成本低。目前的种猪市场,每头引进二元母猪的成本为5500元左右,但是购买100kg的三元母猪也就3700元左右。如果养殖企业采用场内自留三元母猪的方式,那么成本则更低,并且可以降低生物安全风险。

3.2 三元后备母猪的选留

由于三元母猪在繁殖性能等种用价值方面自身存在劣势。因此,需要提高三元后备母猪的选育标准和选留强度;同时生产中也应提前制定留种计划,尽量从生长发育早期(体重60kg左右)开始选留,以便留有足够的后备猪培育期进行有针对性饲养管理,为其后续繁殖奠定坚实基础。

因三元母猪缺乏性能测定的结果,所以,主要是依据体型外貌、乳头数量及发育状况、生殖器官的发育情况等对其进行选留。体型外貌的评定方面可根据头颈部、前躯、中躯、后躯和肢蹄部部位的发育状况进行精细化选育;其中,合格的三元后备母猪要求其有效乳头6对以上并且分布均匀、无瞎乳头、无外翻乳头、无副乳头等;外阴发育良好,不能出现上翘、大小与尾根切面相当等现象;此外,四肢应该健壮、前后肢间距适中、蹄部发育良好,避免直系和卧系,无关节炎和滑囊炎等现象。

3.3 三元母猪选配策略

当前和今后一段时间,为应对长大二元母猪市场供给不足和频繁引种可能带来疫病风险,在留种三元母猪的选配方面,可采用大白或长白公猪先回交、再轮回杂交闭群繁育的方式进行选配(图1)。

首先,采用大白公猪与三元母猪进行回交生产F1代猪(血缘构成:大白62.5%、长白12.5%、杜洛克25%)。F1代猪可以形成3个去向:1)F1代猪的全部公猪和最差的25%的母猪淘汰直接生产商品猪;2)选留较好的70%的F1代母猪作为生产群与杜洛克公猪进行杂交繁殖商品猪;3)选留最好的5%的F1代母猪作为种用后备母猪。

其次,最好的5%的F1代母猪继续繁殖并选留种猪,这次则改用长白公猪与之配种生产F2代猪(血缘构成:大白31.25%、长白56.25%、杜洛克12.50%)。F2代猪同样有3个去向:1)F2代猪的全部公猪和最差的25%的母猪淘汰直接生产商品猪;2)选留较好的70%的F2代母猪补充到生产母猪群,与杜洛克公猪进行杂交繁殖商品猪;3)选留最好的5%的F2代母猪作为种用后备母猪。

所留最好的5%的F2代母猪再用大白公猪进行配种并继续选留种猪补充到生产母猪群,以此类推。这种以大白和长白公猪轮回杂交闭群繁育的选配方式所选留的种猪始终是母系猪血缘占主导地位,有利于提高繁殖性能。

结语

非洲猪瘟常态化背景下,将三元母猪被迫作为种用是应对非洲猪瘟疫情形势下加快产能恢复的权宜之计。尽管三元母猪存在发情困难、受胎率和产仔数下降,以及泌乳性能差等种用劣势,但是,三元母猪留作种用却能满足猪场快速恢复产能的基本需求。因此,养殖企业尤其是大型集团公司的育种人员只有结合三元母猪自身遗传特性和生理特点,配合采用轮回杂交闭群繁育的选配方式,同时对三元母猪加强精细化饲养管理等,才能将三元母猪的种用价值实现最大化,提高商

品猪养殖的经济效益,促进生猪产业的可持续性发展。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