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普医疗总经理另类夺权

由中船重工控制的乐普医疗终于上演了“国退民进”的一幕,公司核心经营者蒲忠杰如愿坐上“大当家”之位。不过,技术人员出身的蒲忠杰为此付出不菲的代价。为筹措足额收购资金,蒲忠杰不仅将持股质押套现,同时还借道资管计划实施了杠杆式融资,且受让价格并不低。“另类夺权”的背后,蒲忠杰究竟有何底气,值得关注。

⊙记者 徐锐 ○编辑 衡道庆

乐普医疗昨日披露,中船重工针对公司股权的转让事宜日前已获国资委批复,中船七二五所、中船科投分别将其持有的5000万股、6838万股乐普医疗股份转让给申万菱信、中科汇通、中银基金、兴全基金等四方,其中申万菱信出资7.54亿元受让4530万股,其余三家各受让2436万股。

需要指出的是,申万菱信共赢2号资管计划仅是前台马甲,乐普医疗现任总经理蒲忠杰乃是该资管计划的实际操盘方,因此在上述交易完成后,蒲忠杰、WP Medical(蒲忠杰配偶为唯一股东)等相关方合计所持乐普医疗股权比例增至29.30%,进而取代“中船系”(持股降至28.68%)成为上市公司新任控制人。

中船让权蒲忠杰上位

结合此前运作,蒲忠杰此番上位并不出乎外界意料。在本次交易之前,兴全特定策略18号资管计划曾于去年11月从中船科投手中接下乐普医疗2480万股,而蒲忠杰则是该资管计划的普通份额投资人,此举也被市场解读为“中船系”让权的信号。

券商人士指出,中船重工此前虽为乐普医疗实际控制人,但后者所从事的医疗器械产业与集团的业务发展方向并不相符,中船重工方面更像是财务投资者的角色。反观蒲忠杰则是公司研发和销售的实际管理者,入职乐普医疗以来参与研制、申请的专利已达数十项,早已被外界看成是乐普医疗的灵魂人物。借助于上述股权运作,乐普医疗的股权结构得到进一步优化,同时也打消了外界对“公司经营管理稳定性”方面的顾虑。

事实上,上述资本运作此前在药企中已有先例。如双鹭药业早年曾是新乡白鹭化纤集团控股,而此后通过股权激励等运作,公司领军人物徐明波于2011年坐上大股东之位,新乡白鹭化纤集团退居次席。

为筹款动用高杠杆

回看本次股权交易,为登上大股东之位,蒲忠杰在收购款项筹措方面亦费尽心思。不难发现,其对“中船系”两笔股权的收购均是借道资管计划完成,即都动用了融资杠杆。

这一操作在申万菱信设立的“共赢2号资管计划”上体现最为明显。据披露,该资管计划实际募资规模为7.55亿元(匹配7.54亿元的收购款),其中蒲忠杰及其控制的北京厚德分别出资2.53亿元、0.49亿元购买该计划的进取级份额,其他外部投资者出资4.53亿元购买优先级份额。而在投资决策及表决权安排上,该计划全体委托人一致同意委托蒲忠杰为该计划的投资提供投资建议。可见,蒲忠杰借道该计划以1:1.5的比例实施了高杠杆融资。

不仅如此,在蒲忠杰所出资金中,除自有资金外,还包括其通过股权质押方式所融资金,相当于其原始本金中再度使用了融资杠杆。

冒险收购底气何在

而回看乐普医疗股价走势,2013年以来已从最初的9.1元/股单边上涨至20元左右,在此背景下,共赢2号所开出的16.64元/股的收购价格并不算低。而蒲忠杰在股价相对高企之际,动用如此高比例的杠杆收购股权,究竟底气何在?试想,未来若受大盘等多重因素影响,乐普医疗股价一旦跌破上述受让价,蒲忠杰的投资浮亏便将成倍放大。

从昨日二级市场交易来看,各路投资者对本次股权转让后的投资前景产生了一定分歧。乐普医疗昨日复牌后股价一字跌停,截至收盘“卖一”位尚有逾12万手封单。“龙虎榜”信息则显示,前五大卖出席位中出现两家机构身影;不过,另有一机构席位则逢低买入676万元,位列买入榜第一位。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