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浆进口、进口政策、生产成本、价格判断、国储新政——圆桌论坛发言摘要

沐甜1日讯  2020/21年制糖期全国食糖产销工作会议暨全国食糖、糖蜜酒精订货会11月1日在桂林召开,会上中国糖业协会副理事长、广东糖业协会理事长、广东中轻糖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汉德,云南糖业协会执行理事长邓毅,英联糖业中国区总农艺师高鹏斌,益海嘉里集团白糖高级经理陈建平,东方先导糖酒有限公司国际事业部总监齐俊,营口新北方制糖有限公司总裁孙克非,上海步耘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基金经理詹啸,国泰君安期货有限公司产业服务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周小球在20/21榨季食糖市场形势与风险管理论坛暨郑商所·沐甜科技“白糖产业基地”活动上对行业关注的相关热点问题进行了回应,发言摘要如下:

  关于糖浆进口:今年以来,糖浆进口大幅增加,据说泰国有中方投资人已经开始建糖浆工厂,您怎么看糖浆对食糖产业的冲击?对糖浆管理方面有没有什么建议?

  刘汉德:糖浆对行业损害特别大,上周在北京开会,大家都知道问题严峻,提出通过提高税严格控制糖浆进口,按照糖的比例50%收税,已经要求改税号,从糖税,相信这个问题可以解决。

  邓毅:糖浆和预拌粉的问题说得比较多,已经损害到糖业全体的利益,上不封顶的进口危害是可以想象的,糖浆管理这个事情没有任何争议,肯定是要推动的。

  关于进口政策:对进口政策的逻辑和路径有怎样的猜想?在新的进口政策下,内外糖如何实现平稳接轨?

  齐俊:目前为止这扇门是缓慢打开的,不是马上打开糖价滑落,而是慢慢打开,给我们一个缓冲期,突然放开是冲击比较大的。

  詹啸:个人认为进口有两个路径,一个是缓慢,相对来说是非常缓慢的推进,每年增加几十万的速度,通过每个月报关的把控来控制速度,从而控制总量;另外一个是比较剧烈的路径,突然全部放开,不仅意味着进口400-500万吨,甚至可能达到700-800万吨,不会按照缺口进口。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建议大家复盘2013年转基因大豆彻底放开时的状态,如果原糖因为中国超量进口几百万吨导致的涨幅,相信不会低于20美分,那么国内价格也会跟着进口成本上升,这是一段很剧烈的行情,相信不是调控层面愿意看到的事。另外就是这件事情过去之后,必然面临国内的大过剩,企业不再进口,原糖暴跌,然后国内再暴跌,这是非常有损行业的事,暴涨暴跌的过程对投机来说是好事,但对产业来说绝对不是好事。

  刘汉德:大家一开始认为进口放开了,目前看商务部控制还是有智慧的,基本上进口有序可控按需。国内糖价高的时候适当松一点进,国内糖价低的时候卡得紧一点,这是一个原则。还有就是在糖厂生产期间,估计会严格控制进口。明年进口量可能会多一点,但在可控范围内,不用过度担心。国际市场明年本来就有缺口,如果中国超量进口,国际糖价可能攀升至18-20美分,进口成本达到5400-5500元,明年价格不一定看太低。

  孙克非:进口糖和国产糖是相互依存的,如果没有国内1000万吨的产量,进口窗口可能会关闭。国产糖自给率达到三分之二,其他需要进口糖弥补,否则糖高宗会再度出现,产业上游和老百姓将怨声载道,保护和开放,开放的节奏和程度一定要处理好。

  关于生产成本:您认为加工糖、甜菜糖、甘蔗糖的成本大概是多少,糖价上涨到什么价位会吸引套保单,是否同意未来盘面由加工糖定价这个观点?

  詹啸:新榨季内蒙甜菜糖平均成本大概5200-5300元,广西5500元以上,通过估算能够大概了解套保意愿。从广西集团的角度来看,在当前盘面下基本没有套保意愿,再往上涨会先到内蒙的套保价位,假设5200的成本线,加上运费成本,减去仓库升水,总体要加100元,也就是接近5400的位置才能吸引一部分的套保单出现。

  周小球:配额内成本3500元,配额外成本4800元,两者平均4200元;甜菜糖成本5200元,广西成本5250元,全国所有糖源的加权平均成本4950元。至于会不会进口糖定价,个人认为分两步,一是配额外进口成本低于国内市场价格时,国内价格将介于国内生产成本和配额外生产成本之间,因为现在是政策市,完全由配额外进口成本定价不太现实;当原糖价格涨上去时,可能会复制2016年的时候,把国内市场价格带上去,未来可能会有这种情况出现。

  孙克非:加工厂在境外买原糖点价的同时,境内一定要套保,至少60-70%。

  关于未来价格的判断:说说您对20/21榨季国际、国内期货与现货的形势判断,以及对价格的心理预期?仅仅是个人的判断和期望,不代表论坛观点,也不代表操作建议。

  刘汉德:新的年度对价格还是比较乐观,理由一是今年巴西多产这么多糖,国际糖价一度低至9.2美分,但国内现货价格还是站稳5200元,新的一年国际糖价不可能那么低,所以国内价格也不会太低;二是需求还是比预计的好,明年广西现货价格跌破5000元还是很有难度的,总体比较乐观。

  邓毅:国际市场带有不确定性,疫情影响供求面的变化,尤其是印度统计数据不太精准,加上全球经济放缓之后对大家都有影响,但是国际、国内市场总体向好,同意刘总的观点,下个榨季不会太差。

  高鹏斌:要提高自身竞争力,首先要降低成本,降低成本要从农业开始,因为糖料占比很高,降低成本一个是市场化,一个是机械化。

  陈建平:原糖上一轮从个位数涨到36美分,用了11年,从35-36美分跌至今年的9美分,又用了十年,这次降至个位数是因为负油价。种植甘蔗、甜菜在中国、泰国和巴西都正在失去竞争力,失去竞争力意味着面积逐渐减少,下次再过十年也许还能见到25-35美分,所以原糖中长期非常看好,明年17.5-18.5美分大概率能到,但是原糖到17.2美分时进口糖50%关税的成本是高于广西的,那是一个临界点。

  齐俊:原糖短期走势我是站在空方的,基于几个原因,一是市场上有很多利好,但从交易角度来说,不单单要看是否是利好,同时要看这些利好有多少在价格中能反映。当前市场原糖价格已经高于乙醇2美分以上,风险溢价其实已经给的比较充足,短期可能会有所回调;二是持仓分析上看,除了商业多单在减空单维持,投机资金比较集中,更多考虑的是风险收益比,在价格已然出现大幅反弹之后,面临不少的不确定性。印度政策其实更多的是双刃剑,可能不公告价格继续缓慢上涨,也有可能突然之间有公告,价格瞬间下跌。而且11月美国总统大选,其中可能有很多幺蛾子,宏观政策对原糖的影响很大,类似的风吹草动都会引发已经抱团基金的集体出逃踩踏,对短期价格有很大冲击。基于这些原因,短期并不看好原糖,同时也相信进口窗口是缓慢打开的过程,对国内市场冲击没有那么大,中长期来看之后糖价稳步上涨,区间不断上抬,短期的利空未必是坏事,可能为精炼厂带来一些套保机会,希望糖业越来越好,完成内外接轨。

  孙克非:对明年国际不敢看空,对国内不敢看多。国内有一个因素让人紧张,就是国家储备糖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轮储的比例是15-20%,最高不超过30%,这个放出来底数都是100万吨,还有液体糖的问题,比例大概是67%,100万吨大概折合67万吨。

  詹啸:这一轮熊市从2017年开始,第一年下滑到13美分以下并且维持了很长时间,全球除了巴西都是亏损的,一两年的亏损还不足以造成减产,但是还有一亿吨以上的产量是面临价格调节的,今年被疫情延长性的打压了一年之后,未来走向原糖牛市的可能性越来越高。但是国内来说如果价格低位有跟随原糖的动力,但是涨到一定高度之后面临着各种因素的打压,其实个人更担忧的是进口的放开以及速度的快慢,还有大家都提到的糖浆的问题,这可能是未来最大的隐患,所以对于国内价格来说没有预估到非常高的高度,整体的区间在5000-6000之间,原糖17-18美分应该是可以到的。

  周小球:国际市场方面不好跌,容易涨但是涨的高度有限,主要是疫情爆发原油价格暴跌,印度明年还会不会把200万吨的量来生产乙醇,全球消费是不是还有保障都是大问号。国内价格的驱动力来自于政策的预期差,大涨的驱动力不足,大跌的条件不具备,综合判断是震荡,大家都赚钱。

  关于国储糖新政:

  刘汉德:对于轮储管理办法,行业提了反对意见,原糖保质期很长,假如每年轮100万吨出来,再进口100万吨进去,这是一种资源浪费;而且对于国家储备糖的管理应该公开透明,公开拍卖,不应该私下操作,这是我们提的两个意见,相信应该会采纳。

  邓毅:这是大家非常关注的事,从10月之前发出公开征询意见,截止日期是10月16日,大家很重视并且充分表达了意见,既然是征求意见,现在还没有定论,包括日常管理、轮库的概念都需要确定,比如棉花先投放50万吨,又补回去50万吨,同一个时间点一进一出才叫轮库,但是征求意见稿并没有这个概念,因此离我们还有一段时间,一段距离,不用太担心。

  詹啸:疫情之后,通过各级储备库以及仓库的调研,了解到一些意愿和想法,过去几年国家对所有农产品的库存都是走供给侧改革的路线,但是今年疫情之后,各地要求查储备库存,能不能满足一段时间的当地需求,因此现在很多储备库很紧张。从这个角度来看,不光是粮食,其他农产品未来是不是还是单纯去库存的思路,还是说经过今年的情况之后,常年需要保有一定的库存,再通过新的轮换老的模式,个人倾向于采取这种思路。(沐甜科技发自桂林)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