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太人对美国政府的影响

资料来源:2000年美国国家统计局人口调查
图1 2000年犹太人在美国的分布情况

一、犹太人在美国的发展历程

综观犹太人在美国的发展历程,依据不同时期的历史特点,该族群在美历史大致可以划分为六个阶段:

  • 1.抵达美洲新大陆(1754—1776)

1754年,有23位犹太人组成一个团体抵达了美国,他们是第一批抵达美国这片新大陆的犹太人,在此之前只有零星的几位犹太人曾抵达这里,这是关于犹太人移居美洲的最早记录。在美国独立之前,几乎所有抵达美洲的犹太人都定居于新大陆的东北地区。

这一阶段,犹太人在美国的选举权上受到了很大的限制,也不能担任公职,但他们享有充分的民事权利。由于犹太人一开始就并没有能拥有土地,所以经商是犹太人一贯求生的手段和方式,逐渐演化成了他们的天性,在美国这片新土地上也不例外,这一时期大多数犹太人成为了手工业主、店主或商人,当然也还是有少部分犹太人成为了神职和公职人员。

  • 2.参与美国独立战争(1776—1820)

1776年,北美的犹太人的数量从23人扩展到了2500多人。在独立战争中,犹太人积极地加入了对抗英国殖民者的战斗中,最终帮助美国赢得了独立,尤其是在金融行业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因此战争结束之后,《独立宣言》赋予了犹太人平等的权力,他们的宗教信仰也得到尊重。独立战争后,对犹太人民事和政治平等权的承认是美国不至于发生像欧洲那么严重的反犹主义的根本原因。

  • 3.德国犹太人移民潮(1820—1870)

到19世纪30年代,有大量的德国犹太人开始逐渐往美国迁移,这些新来的犹太人与美国之前到来的犹太人之间的差异性一定程度上导致了犹太族群内部的分化,但此后,随着新来的德国犹太人逐渐安定下来,他们慢慢开始在美国犹太社团里发挥主导作用。

第一位在美国众议院的犹太议员和第一位犹太参议院议员在1845年诞生,该参议员任期为1845—1851以及1855—1861。1849年,伴随着美国加尼福尼亚淘金热的到来,德国犹太人在西海岸聚集越来越多,俄勒冈州的波特兰、华盛顿州的西雅图特别是旧金山成为了犹太人的西部聚居区。在西部每个人都是新来者,对犹太人的歧视也就基本不存在了,这片崭新的空间为犹太人带来了大量的自由和机会。许多犹太人在市和州政治中非常有成就,他们中许多人成为了美国的公职人员,而没有人会在意他们犹太人身份。

经济方面,19世纪中叶,德国犹太人来到美国之后,在全国各地的城镇上建立了衣服加工厂,在纽约银行业也很活跃,大量犹太人着手资助投资银行公司,这些银行后来成为了美国工业的支柱,其中就包括高盛、雷曼兄弟和所罗门兄弟公司等这些后来知名的大亨。这些公司在60年代后期从公司转化为了银行,而且扩张到纽约、圣路易斯、费城以及法兰克福、伦敦和巴黎,使得欧洲投资者也可以买到美国的政府和铁路债券。

在南北战争期间,15万犹太人中有3000人加入了南方邦联阵营,7000人加入了北方邦联阵营。犹太人在两个阵营中都起了巨大的作用,北方邦联中有9个犹太将,21个犹太上校和好多犹太军官。犹太银行家在为双方政府提供资金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1862年,由于对棉花走私不满,曾经尤利西斯·S·格兰特(Ulysses S. Grant)少将在他所管辖的区域内下令驱赶犹太人,犹太人上诉给林肯总统之后这一命令马上被废止了。1869年,当尤利西斯当上总统之后,他非常后悔自己当年的举动,并向犹太人公开道歉,之后在他的任期内他任用了大量犹太公职人员,这表明他开始把犹太人当作是美国的一部分了,这样一来,犹太人在美国的社会地位就得到了空前的提高,大大减弱了对犹太人的偏见。由此可见,这时期虽然反犹太人的趋势在不断上升,但是犹太人的知识和能力使得他们得以成功地反击。

这一阶段,大部分犹太人处于中层阶级,非常富裕的犹太人比较少见,一贫如洗的犹太人也很少,即使存在着贫穷的犹太人,他们的生活也不会悲惨到哪里去,因为犹太人乐善好施的本性促使他们乐于伸出援助之手帮助自己的族人,所以这些贫穷的犹太人能够得到犹太社团的救济。这时期,一些犹太慈善机构开始朝着半自治和自治的方向发展,开始帮助所有困难的犹太人,世俗化的趋势越来越明显。

从美国独立到南北战争这接近一个世纪的时间里,犹太人在美国的社会地位没有得到根本性的改变,但是这段时间里犹太人渐渐地接受了美国,逐步开始融入到美国这一大熔炉当中。独立战争后,犹太人在美国政治、经济、文化甚至医学科研领域逐渐开始崭露头角。

  • 4.东欧犹太人移民潮(1870—1924)

1880—1920年间,俄国、波兰、立陶宛、白俄罗斯、乌克兰等这些东欧国家的三分之一的犹太人移入美国,这一次移民潮所带来的犹太移民起初都非常贫困,生活条件艰苦,但是经过一两代人的艰苦奋斗之后成为了如今美国犹太人的主体,今天,美国的大部分犹太人就是他们的后代。除了迫害的原因之外,随后一段时间,由于追求贸易和自由的缘故,又有5万犹太人从俄国 、波兰、加利西亚和罗马等国家迁到美国。这些来自东欧的犹太人大多聚集在美国的东部地区,他们的生活比之前德国过来的犹太人更加悲惨,而且他们行为很粗俗,这使得其他美国犹太人为他们感到很丢脸,但是犹太人热衷于慈善的本质使得他们还是想竭力帮助这些来自东欧的族人们。

与此同时,这期间,美国的反犹太主义也随之达到高潮。在这期间,政府部门、法院、公立医院、大企业、金融业及律师事务所及大学等机关和部门都拒绝招聘犹太人,而且很多社团和工商协会也排除犹太人,所有他们大部分都做的是体力活或低级职业,比如从事与服装行业有关的工作、小商小贩或是低级白领,还不能购买一些特定的商品。虽然美国的反犹主义并没有欧洲那么强烈,可是它对犹太人的羁绊也是不容忽视的,不过犹太人并没有怨天尤人,相反,他们一直在寻找和创造机会。由于这些来自东欧的移民经历过社会主义和无政府主义运动,所以他们的思想更加自由和偏左,他们成为了政治的大多数,许多在美国劳工运动中起了领导性的作用,在美国制衣行业建立了联盟。在一些城镇和乡村,犹太人很快建立了一些小的教会和联盟。

一战中,美国犹太人踊跃加入美国军队,25万犹太人参军,占了当时美军的5%,而当时美国犹太人一共只占到了全国人口的3%左右,足见可见犹太人参军的积极性。另外,美国犹太人一共募集了6300万美元的救援资金来帮助欧洲的犹太人。

随着犹太移民的大量涌入,随之而来的是美国政府对移民的政治和经济担忧20年代开始,美国开始对移民进行限制。1921年美国政府颁布了限制外来移民的《移民法案》,1924年开始拒绝接受欧洲的犹太移民。

美国的崛起也是犹太人的崛起,这时期,犹太人在报刊行业开始发挥影响力,出版刊物增多,许多有影响力的犹太出版社也在这时期开始出现,他们购买了《纽约时报》的出版社。在科技方面,犹太人的影响力也在增强,这一时期,出了第一位犹太裔的物理学家,他成为了第一位获得诺贝尔奖的美国人。随着人口的增长,犹太人在美国政治界也开始发挥影响力。在经济发面更是影响力大增,许多犹太商业世家变得家喻户晓。

  • 5.犹太人美国化时期(1924—1960)

上世纪20到40年代是美国的反犹时期,在这段期间内,美国政府决定开始拒绝接收来自德国的犹太移民。美国的反犹主义不如欧洲厉害,但还是给犹太人带来了很多困扰。二战后,也许就是曾经对于犹太移民的限制导致了美国人对犹太人的亏欠之感,美国在建立以色列的问题上给予了巨大的支持,而且与以色列一直保持着非常友好的关系。二战结束后,一些犹太难民在美国定居下来,另外一些在阿拉伯国家遭受排挤的犹太人也来到美国,安定下来。

到20世纪中叶,犹太人在美国所从事的职业开始有了大为的改观,他们从事的行业多集中在财务、法律、医学、房地产、国际贸易等范围内。犹太男性中有五分之一是专业的技术人员,这一比例高出了当时美国平均水平一倍,有35%的犹太人是业主,而在当时,美国这方面的平均水平却仅是13%。他们大部分都跨入了白领界,犹太男子的平均工资比美国男子的平均工资高出36%。他们的英语水平也大幅提高,居住地点也不仅局限于纽约或芝加哥等地,而是慢慢扩散开来。20世纪中叶,仍有一半左右的犹太人继续驻留在美国东北部,居住在美国中西部和美国南部的犹太人的数量有所减少,但美国西部的犹太人却还增加了不少,从1900—1968年的这六十几年间增加了4倍,一度还曾达到了12%。

  • 6.美国犹太人新形象(1960—至今)

二战之后,犹太人的命运开始转变,尤其是20世纪60年代的平权运动之后,犹太人开始在美国崛起。如今,犹太人在美国教育、金融、政治和媒体等等领域都占据了重要地位。

1980年,福布斯杂志的调查显示,400个最富有的美国人中,超过100个都是犹太人。1986年《金融世界》(Financial World)列出的前100个赚钱的人当中,一般都是犹太人。犹太人在美国取得了更高的收入,过上了富有的生活,比任何其他少数族裔都要富有。

1960年犹太人在美国国会议员中的比例仅占了2%,90年代后,犹太人在美国政治中发挥的作用就更加明显。1996年犹太人在众议院有25名议员,1998年为23名,
2006年为30名,在参议院1996年有10名参议员,1998年达到11名,2006年达到了13名,可以想象他们对政治的影响力之大,远远超过了他们的人口比例。在美国政坛上还有许多犹太人曾身居要职,比如克林顿时期的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和尼克松政府时期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等尤为突出。

如今,犹太人在美国拥有很高的教育水平,向上的社会流动率也很高。犹太人在美国继续保持着他们的繁荣,在商业、学术界和政治界成绩非凡,在美国华盛顿和纽约两地,有40%的高级律师事务所都有犹太人合作伙伴,美国诺贝尔科学奖得主有三分之一是犹太人。

尽管目前来看,犹太人在美国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这也并不意味着犹太人在美国就此过上了无忧无虑、平静祥和的安宁生活了,因为他们的成功经常惹来其他族群的愤怒和妒嫉,比如黑人族群。不仅如此,在美国也还是会发生一些骚扰犹太人的事件,反犹主义的消退还需要很长一个过程。

二、当代美国犹太人现状

犹太人在美国总体人口中所占的比例并不高,可是当下他们在美国的成功是不言而喻且有目共睹的。他们在美国作家、科学家、电影制片人、诺贝尔获得者和富翁人群中所占的比例非常高,还有不少的拳击手、表演家、记者、工程师也都是犹太人。在报业、艺术界、文学界、医学界、金融界、法学界、政治界、大学里他们的影响力也是惊人的,犹太人已经成为了美国社会的精英团体。

1.教育情况

犹太人在美国的成功是有目共睹的,是什么致使犹太人能够这么成功呢?除了犹太人与生俱来的聪明才智之外,最重要的一个因素应该就是犹太人的成功的教了。可以说,教育是犹太人成功要素中一个不可或缺的关键因素,整个美国犹太族群的命运因为教育而改变。

(1)美国犹太人学历情况

犹太人在美国的成功并不是与生俱来的,作为在美国的少数族裔,他们一开始并不被美国社会接纳,校园里的反犹主义也是一直就存在的。反犹主义在20世纪初达到高潮,体现在教育领域就是对犹太学生数量的限制以及校园里对犹太学生的种种歧视政策和行为。犹太人面对公立大学限额的解决政策,要么去别的学校,要么换专业。后来为了突破教育困境,1948年,在犹太人自己的出资的情况下建立了无宗派偏向的布兰戴斯大学,该学校接受各种宗教背景的学生,是一所相对公正,没有歧视的世俗院校。布兰戴斯大学与传统的犹太学校不一样,它会开设很多世俗化的课程。当常春藤大学对犹太学生采取限制的时候,布兰戴斯大学向所有民族的学生都敞开了大门。这样一来,减轻了美国大学限制犹太学生入学数量对犹太入学率的影响,保证犹太学子依然能够得到良好的教育和达到相对高的学历水平。

1968年,纽约通过了公平教育行动法案,这一法案宣布大学和学院在录取时候的歧视性政策是非法行为。这一法案的颁布为更多犹太学生打开了通向美国高等学府的大门,犹太学生的升学再也不会再遭到任何歧视了,随之带来的是犹太人更高的入学率和学历水平。所以,从20世纪70年代一直到今天,犹太人的教育时长比其他族群平均要多出2.5年以上。

美国1990年的一份调查研究表明,适龄犹太人就读大学的比例是87%,而非犹太人只有40%。同年的另一份调查显示,25岁以上的犹太男性中有78%的人读过上学,而白人男性只有42%;32%的犹太男性读过研究生,白人男性是11%;犹太女性有69%读过大学,而美国白人女性仅有34%;犹太女性读研究生的比例是非犹太女性人的四倍。

2001年,有一项调查显示,美国犹太人中有58%的人拥有大学文凭,而美国的其他非犹太人群体的平均水平仅为22%。从更详细的数据来看(见表1),2000—2001年,在成年的美国犹太人中,大概有接近一半左右的人都拥有了大学的学历,有四分之一的人拥有研究生的学历,分别高出美国白人二到三倍。

(2)美国犹太人诺贝尔奖获得情况

众所周知,诺贝尔奖的获得情况能够折射出一个国家教育成功与否也可以用以衡量一个国家的人才状况。在世界上,美国的诺贝尔奖获得者最多,而美国诺贝尔奖获得者中美国犹太人所占的比例又是最高的。具体来看,犹太人在人口数量上只占到了美国人口的2%的比例,但在美国诺贝尔奖获得者中,美国犹太人所占的比例却已经超过了四分之一。到目前为止,大概有197名犹太人曾经获得过诺贝尔奖,占据了1901年到2016年间美国获奖者的36%。在化学、经济学、物理学和心理医学这四个领域占据了美国的总体比例的39%,其中在这四个领域里的犹太女性获得者占据了美国的50%,这些比例远远超出美国的平均水平(见表2)。

(3)其他情况

除了学历高和诺贝尔获奖者多之外,犹太人在美国教育界的影响力远远不止这些,美国常春藤8大名校中犹太校长有3位而且在美国名牌大学里犹太裔的教授也占到了三成的比例。在美国哈佛大学、耶鲁大学和斯坦福大学的法学院里,犹太裔学生的比例大约也占到了三成左右,犹太人在美国博士生中的比例占到了29%。

当代美国的一流作家中,犹太裔的作家比例基本占到了六成以上。美国的200位最具有影响力的文化名人中,犹太人就达到了一半左右。新闻出版业和影视界的犹太名人更是不计其数,这使得犹太文化本身也在美国得到了更好地传播。

对教育的重视为犹太人进入其他领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因为教育程度的高低与收入水平的高低存在着正相关的关系。犹太人更高的学历意味着比其他族群更高的职业地位和更高的收入。

与此同时,不可否认,目前在美国校园里,对犹太人学生的侵犯也还是存在着。2015年2月,根据三一学院(Trinity College)和路易斯·布朗戴斯人权法治中心的一项调查表明,有54%的人参与或目睹了校园反犹主义,该调查是在全国55个学校对1157个自己认为是犹太人的学生进行的调查,最主要的反犹主义是来自单个学生的占了29%。别的有来自俱乐部、课堂和学生联盟的。此项调查与英国所做的类似调查结果是相似的。所以反犹主义的消退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犹太人的努力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效,但是不应该就此停住脚步。

2.经济地位

在日常生活中,美国人基本天天都会直接或间接地与犹太人扯上关系,从服装、饮食、娱乐、金融各个领域处处都是犹太人的发明和创造。在金融界,犹太人占领着统治地位。

(1)美国犹太人的职业分布

2000年的一项调查表明美国犹太男子平均会接受15.7年的教育,54%的犹太男子从事专业或管理类的职业,21%的人在从事销售和职员的工作,10%的人是蓝领,15%的人在其他领域,在接受调查的所有犹太人中没有无业人员,而且他们中间,有15%的人选择了自己创业。根据另一项统计数据来看(见表3),2000年到2001
年,有61%的美国犹太人都做专业性比较强的工作。

这两项数据在统计的指标上存在着微小的差异,但是都能从整体上反映出犹太人就业率高、职业地位也较高的从业状况。

(2)美国犹太人的收入情况

因为犹太人主要从事金融和法律方面的高薪职业,所以美国犹太人的收入在美国所有族群中基本处于最高水平。从20世纪50年代起,犹太人的收入就比一般的族群高。根据1988年的一项调查,每年收入在4万美元以上的美国犹太人达到了47%,而其他族群中只有两个州的人能基本达到这个水平。另外,每年收入在2万美元以下的犹太人只占到了10%,而非犹太人的这一数据却达到了29%。

从家庭收入的角度来讲,表4向我们展示出这样一个事实:仅从2000年到2001年这两年之间,犹太家庭的收入水平就比平均的美国家庭高出了72%。

根据2003年年的数据,犹太家庭的净收入是一般美国家庭的2.5倍。由此可见犹太家庭在美国经济社会中所占据的重要地位。

(3)美国犹太人富豪情况

凭借着较高的学历和较高的职业优势,毫不诧异,美国犹太人的富人比例相当高。美国前400名的富豪中,犹太人就占据了100位,可见犹太富豪数量有多惊人。另外,美国百万富翁中犹太人占到三成左右而且华尔街的精英中有一半是犹太人。

在2015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中,美国富豪前40名中有11位是犹太人而且这11位在全世界的排名都在前50以内(具体情况见表5)。

数据来源:根据相关资料综合整理,统计可能有遗漏。

较高的教育背景使得犹太人大部分可以从事一些专业性比较强的工作,比如他们中很多是非常出色的律师、银行家或娱乐界的大亨,这些收入很高的行业为他们创造了源源不断的财富价值。所以不难相信,一般的犹太家庭收入也比其他族群的家庭收入高,一般属于中上层,加上足够的专业知识和物质财力使得犹太人有足够的精力参与到政治事务中,也使他们在美国的社会地位得到了巨大提升。

3.参政现状

美国政治中,社会、政府、和个人都可以发挥影响力。具体来讲,总统顾问、国会、国务院、利益接团、智库以及公共舆论都可以影响到政府的政策。这样一个开放的政治系统为犹太人甚至每一个族群介入美国政治提供了渠道,以此影响美国的国内和国际政治。

罗斯福新政之后,尤其是二战之后,在美国政治领域中,犹太人开始发挥其影响力。犹太人在政治候选人、资金筹集和投票等方面充满了激情。犹太人建立了大量的游说集团,同时,大量的犹太人开始进入了美国政治界。今天,有人就说,犹太人凭借着天生的才智,通过常春藤学校的精英教育,彻彻底底地征服了美国的“上层建筑”。了解了犹太人在美国的参政情况之后,会发现这句话一点也不夸张。

(1)美国历史上的犹太政治家

19世纪,就有20多位犹太人曾在美国国会里担任过众议员、有2位犹太人曾担任过州长、多位犹太人担任过市长、也有少数几个犹太人担任过驻外的大使、还有个别的犹太人曾担任过一级的司法长官。从罗斯福新政,尤其是二战以后,犹太人开始在美国政治中发挥重要的作用,大量的犹太人开始参与竞选,许多人从事政治竞选资金的募集,大部分人成为老练且经常现身的投票人,最终使得不少犹太人成功打入官场。还建立了自己的游说系统。

罗斯福总统时期15%的高层官员是犹太人,像财务部长亨利·摩根索、驻法大使斯特劳斯、纽约州州长赫伯特·莱曼等。尼克松和福特总统时期的国务卿亨利·基辛格,卡特时期的财政部长迈克尔·布卢门撒尔,克林顿总统任职期间竟有6位内阁成员都是犹太人(包括其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其国防部长科恩、其财政部长鲁宾、其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伯杰和贸易代表巴尔舍夫斯基)。据统计,克林顿的联邦政府部门里犹太人一共有45名。1991年,在美国国务院,19名助理国务卿中犹太人就占到了7名。1998年美国165名大使中有24位是犹太人。老布什和小布什总统时期的沃尔福威茨,奥巴马总统的白宫办公厅主任伊曼纽尔而且奥巴马的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萨默斯以及美联储主席伯南克等都是犹太人(具体统计数据见表6)。

数据来源:根据相关资料综合整理,统计可能有遗漏

(2)美国国会中的犹太人

国会是美国三权分立中非常重要的一支政治力量,其对美国政治的影响力和制约作用不可低估。美国犹太人在国会议员中所占的比例远远超过了其人口在美国总人口中所占的比例,可见其影响力有多大。2006年,美国国会里,有30名犹太众议员和13名参议员。奥巴马时期的111届议会犹太裔众议员有32位,参议员有13位。2013年—2015年在美国113届国会的席位中,犹太人在参议员占据了12个席(其中11个是民主党,1个是独立席位),在众议员占了22个席位(其中有21个民主党席位,1个共和党席位)。在众议员的20个常设委员会中,犹太裔主席就有4个。

在2015—2017年的114届美国国会中,100位参议员中,犹太人占了10个席位,达到10%的比例,435名众议员中,犹太人占了19位,达到了4.4%的比例(具体情况见表7),大大超出了犹太人在全国的人数比例。

(3)美国犹太人影响美国政治的其他方式

除了直接进入美国政治部门以外,犹太人还通过建立犹太组织、积极参与投票、积极参与政治捐款和掌控媒体等方式来影响美国政治。

据《美国犹太年鉴》统计,美国全国性的知名犹太组织目前大概有300多个加上
300多个地方性的犹太组织,美国大概有600多个大大小小的、遍布各个领域、各个地区的犹太组织。这些知名的犹太组织通过大量的直接或间接的游说活动维护犹太人在美国各方面的利益。在政治领域比较知名的有美以公共事务委员会(AIPAC
)、美国主要犹太人组织主席会议(JCPA)和美国犹太人委员会(AJC)等一些组织。这些庞大而知名的犹太组织在美国政治界发挥了不可小觑的影响力。

一直以来,犹太人在美国的投票率都居高不下,基本都能达到90%以上。2008年,甚至达到了96%。总体来讲,犹太选民在美国整体选民中占的比例并不高,甚至可以说比较低,但是因为几乎所有的美国犹太人都集中聚居在美国选举关键的13个选区如加州、宾州、密歇根州和纽约等等这些地区,而这些地方的选举结果对整个选举的大局起着决定性的作用,这样一来,就使得协调一致的犹太人的选票往往能对美国的选举结果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另外,由于犹太人富豪数量多,所以美国犹太人的政治捐款量也很惊人,美国大部分的选举经费都出自犹太人之手。犹太人不仅在选举的时候资助候选人,甚至平时,犹太人也会资助一些国会议员或者其他从政者。一旦这些人有朝一日获取到更大权力的时候,就会为犹太人服务,这就是犹太人政治投资的远见和高明之处。最后,通过媒体投诉监督政府政治也是犹太人政治参与的一种方式。国际政治中,我们不难发现,美以关系非常密切,在巴以冲突中,美国始终选择站在以色列这边,这其中,美国犹太人发挥了关键性的作用。

三、小结

犹太人在美国的成功并不是天生如此或者说是一蹴而就的,经过对犹太人在美国发展历史的追溯,我们发现,犹太人在美国的崛起过程大致上经历了六大发展阶段才换来了今天的成就。目前美国犹太人掌握着美国4%的选票和5%的收入,美国犹太人几乎是已经完全融入到了美国社会中,而且处于整个社会的上层。

本文摘自《美国犹太人和华人崛起进程比较研究》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