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的控制与大众传媒的反控制


以下内容摘自硕士论文《政府的控制与大众传媒的反控制》

这里笔者谈到的政府控制与大众传媒的反控制是围绕着大众传媒不断地争取新
闻自由的历程而进行的。以美国为例,“美国300年的新闻史,始终存在着政府(通常通过法律)与新闻媒体对抗、博弈、妥协、合作等互动关系,是一部新闻传播由锢走向自由、由黑暗走向开明的历史。

(1)英国殖民当局统治时期是禁锢新闻自由的黑暗时期
1662年,马萨诸塞殖民地议会通过了第一个限制出版的正式法案,开始对印刷
机构和印刷内容加以控制。1690年9月25日,美国第一份报纸《国内外公共事件》
出版。尽管该报并未刊登任何“诽谤政府”的内容,但仍引起了当局的不快和担心。
因此,马萨诸塞当局即作出了停止该报出版的决定,该报的创办人哈利斯也成为了美国第一位新闻自由被压制的创办者。美国的报业因此遭受了严重的打击。1733年11月5日,((纽约周报》开始出版,并且该报的创办者约翰·彼得·曾格在报上开辟了
《卡托通信》专栏,·不断阐述自由和代议制的进步思想,并对当局的统治进行抨击,引起了当局的强烈不满。因此,英国殖民当局以对政府进行无耻中伤和反政府为由对曾格提起诉讼。该案几经波折,最后在律师安德鲁·汉密尔顿的强有力辩护下取得了胜利。这一案件成为了美国政府控制与大众传媒反控制的开端,此后美国人民尤其是新闻工作者在为争取新闻自由而进行着不懈的努力和斗争。

(2)美国独立初期是新闻自由初步发展的时期
这一时期,在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的保护下,报纸的管理有些混乱,其几乎成了
当时的联邦党人和反联邦党人互相攻击的工具,报纸上充斥着低俗的文字。因此,以亚当斯为首的第二届美国政府决定采取措施对舆论加以控制,制定了一系列法案。其中《反煽动法》尽管对规范报纸的言论起到一定的积极作用,但是其负面作用也是相当明显的,它严重地限制了新闻自由。就是在新闻界滥用新闻自由引起混乱的情况下,美国民众仍然对新闻自由充满了向往。一向崇尚新闻自由的托马斯·杰斐逊非常了解民众的心声,因此在他出任美国第三任总统后,赦免了所有因违反《反煽动法》而被定罪的人。他还阐述了他对新闻自由的看法和主张,为美国后来的新闻自由奠定了思想基础。“总的来说,美国早期政府,特别是从杰斐逊开始的几届政府,尽管百废待兴,但对新闻出版却尽可能保持了值得尊敬的宽容态度,这在没有对新闻出版进行约束的相关法律的环境下,尤其难能可贵。

(3)当今时代是新闻自由得到充分发展的时期
不断进步的民主政治为美国的新闻自由提供了保障,但是政府仍然会想方设法对
大众传媒进行控制。尤其是当大众传媒揭露政府内幕、丑闻等不光彩的事件时,政府往往都以涉嫌机密或危害国家安全等为由对新闻媒体进行施压,甚至起诉,以图阻止负面新闻的传播。但是,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给大众传媒的新闻自由提供了最有力的保障,使得其在上述案件中能够最后胜诉。“五角大楼文件案”最能够体现美国政府与新闻界之间的博弈,也是政府控制大众传媒与大众传媒反控制的最好例证。时任美国国防部长的麦克纳马拉面对越南战争越陷越深的局面,开始由主战派向主和派转变,并想全面检讨一下美国在越南和印度支那的政策,想知道当前的政策是怎样形成和演变的。于是他搞了一个“越战历史专题组”。1969年1月,越战历史组完成了最终的报告,总共7000页的文件,共250万字,汇编成洋洋大观的47卷,题为《美国的越南政策决策过程的历史》。这就是后来被称为“五角大楼文件”的越战历史文件。

文件在陈述事实的同时,也指出了美国政府在越南战争上的政策评估失误。特别是一些文件表明,在越南的军事行动,美军对北越的轰炸,杀死了成千上万的平民,而美国政府却一直对民众隐瞒这一实情。

1971年6月13日,《纽约时报》刊登了经过浓缩的“五角大楼文件”,引发了美国朝野的震动,更使美国政府处于无比尴尬的境地。因此,美国政府将《纽约时报》
告上法庭,并且胜诉,禁止了该报继续刊登这一文件。但是,随后《华盛顿邮报》从《纽约时报》那里得到了这份文件的复印件。《华盛顿邮报》开始刊登这一文件,美国政府此时以危害国家安全利益为由,劝《华盛顿邮报》停止刊登这一报道,在遭到拒绝后,美国政府又将《华盛顿邮报》告上法庭。在经历一番波折后,1971年6月30日,最高法院以6: 3的多数票裁决《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胜诉。可以说,“五角大楼文件案”,最明显地体现了政府通过各种手段,尤其是法律手段对大众传媒进行控制,但是大众传媒也以宪法第一修正案为依据,进行着反控制,不断地争取新闻自由。
笔者以美国的大众传媒争取新闻自由的历程为例,力争说明政府控制大众传媒与
大众传媒反控制这一现象,这似乎给人二者之间只存在对立关系的假象。是,“事
实上,无论西方国家、东方国家还是较落后的非洲国家政府,无一例外地都面临着政府对政治传播的需要与新闻媒体要求自由的离心力之间的矛盾。这种政治传播中的控制与反控制的冲突,是形成政府与政治传媒之间共处原则的动力,也是共处原则构成的基础。”[23)概括地说,政府与大众传媒之间的对立有的时候给双方带来了伤害,但更多的时候这种对立却促进了双方的发展。

现阶段岛内政治与媒体的合流体现了大众传媒与政治发展的协同性,从岛内的角度,意识形态显然要重要于经济发展和其他社会生活。不论蓝绿,都要以维持自身存在为基本出发点。因此,种种经济和社会生活中荒诞新闻都能出得来。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