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说说温氏股份、牧原股份、新希望各自的育种技术

牧原股份的“轮回二元育种体系”

  我们先来说一下自2月26日年报披露以来,备受投资者关注的牧原股份的“轮回二元育种体系”。

  公司在2019年年报中对“轮回二元育种体系”的描述是:公司在发展过程不断探索创新,建立了独特的轮回二元育种体系。目前随着产业格局变化的加剧,这种独特的轮回二元育种体系所具备的肉、种兼用的特点,可以直接留种作为种猪使用,在现在母猪极度缺乏的形式下,为公司快速发展奠定种猪基础,公司通过轮回二元母猪的留种既可以满足自身快速发展的种猪需求,又可以为市场提供优质种猪,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西米衣谷查询发现,这个专业术语属于首次出现在牧原股份的年报和半年报中。

  在3月6日举行的2019年度业绩说明会上,有投资者问:轮回二元育种相较于三元回交有何具体优势?该技术是否有向全行业作推广?

  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秦英林如是回答:你好!轮回二元育种体系与传统金字塔育种结构相比,优势主要体现在时间效率上,并且还兼顾了发展的可能性。

  一语带过,回答得非常简略。

  稍早一些的2月24日,公司在一次投资者关系活动中表示:公司采用独特的轮回二元育种体系,销售的商品猪中二元猪占比在95%以上。公司可以直接从商品猪中挑选性能符合要求的二元母猪进行留种,因此不存在三元留种的情况。公司种猪群的构成、选择标准和生产性能与以往是一样的,没有发生变化。

  2月18日,公司在另一次投资者关系活动中表示:公司后备母猪的选留标准一直未发生变化,公司的PSY保持在24左右。公司特有的二元回交体系能够保障公司的母猪供应,而且为了增加选留的后备母猪数量而牺牲部分种猪指标,对生产也会产生较大影响。

  此外,2月27日,雪球上有球友分享了一份《【中信证券农业】牧原股份2019年报电话会议纪要20200226》(由于未能在官方渠道查到这份电话会议纪要,因此无法确认其真实性),这份纪要中牧原股份董秘秦军在回答“能否介绍下轮回二元育种体系的特点?”这个问题时说:通俗讲叫二元回交,公司在02-03年就在做,当时的出发点是种猪价格比较高,企业客户快速扩群的时候对种猪需求比较大,资金压力也比较大。经过公司的探索,不用杜洛克公猪而用长白公猪做二元回交,还要经过不停筛选,要兼顾种猪和肉猪生长性能指标,在快速扩大生产规模时能随时选育后备。跟传统体系相比,优点主要是时间效率高。如果企业想在高猪价下快速发展,我们的体系兼顾了各种需求。目前的育种体系,对仔猪销售价格没有影响,生长性能跟二元仔猪差不多。

  根据这份纪要里面的说法,“轮回二元育种体系”这个突然横空出世的专业术语,实际上就是“二元回交”。这个牧原股份很可能在02-03年就在做的留种技术,到2019年年报中突然以“轮回二元育种体系”推出,不由得令人想起经典谍战剧《潜伏》里那句台词:

  “轮回二元育种体系通俗讲叫二元回交”这个说法,和正邦科技3月1日在互动易上回答投资者时的说法一致。当时投资者追问正邦董秘:正邦是否掌握轮回二元育种技术,正邦育种技术在同行中处于什么水平?正邦的回复是:公司的二元回交技术比较成熟。

  3月4日,天邦股份在互动易上也对“轮回二元育种体系”进行了专业解读:轮回二元育种技术暨行业内的回交技术,用长白或大白代替杜洛克去与二元母猪配种,技术上来说实现没有困难。

  根据正邦和天邦的回复推断,“轮回二元育种体系”似乎并不特别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正邦和天邦在回复网友的追问时,都比较轻描淡写,不怎么想蹭这个热点。

  浏览牧原股份近三年年报,其“工业养猪”的科技范儿十足,比如2019年年报中就有不少不明觉厉的科技术语:种猪B超背膘测定仪(2018年是法国大欧EXAGO背膘测定仪)、美国先进育种理念、BLUP遗传性能评估软件(2018年还有GPS种猪选配管理软件),种猪智能测定技术、种猪大数据遗传评估技术、种猪种质资源分子鉴定技术等。

  温氏股份:公司的猪育种特点主要体现在两方面

  牧原股份新创的“轮回二元育种体系”术语引发关注后,有投资者在互动易上问温氏股份:牧原采用二元回交方式育种,贵司是否掌握该技术,贵司为何采用三元留母方式?

  温氏股份在3月6日的回复中表示:公司设立了专业的猪育种公司,建有自己的繁育体系。公司的猪育种特点主要体现在两方面:第一,符合我国各区域不同市场需求,满足我国因地域广泛,饮食文化差异而导致的猪肉消费市场差异较大的需求,适销对路、货源稳定、品质优良。公司2018年获得的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成果—《高效瘦肉型种猪新配套系培育与应用》创新了瘦肉型种猪分子育种、遗传评估和性能测定技术等扩繁和养殖技术,创建了中国瘦肉型种猪四系配套育种新体系,培育了两个四元杂交高效瘦肉型猪配套系,打破了我国种猪长期依赖进口的困境,项目成果已在各区域公司推广应用,取得了显著经济和社会效益。第二,育种规模优势。公司在全国布局,建立了全国规模最大的种猪育种基地,核心群纯种猪规模行业领先。

  公司在2019年半年报中曾表示:育种,可简单解释为通过技术手段不断优中选优,经积累固化后培育成具有某一明显特征、特性的品种。这需要数量庞大的原种素材。公司在全国布局,建立了全国规模最大的种猪育种和鸡育种基地,核心群纯种猪和纯种鸡规模行业领先。

  在2018年年报中,公司还附了一个猪育种流程图:

  在2018年年报中,温氏股份专门用一段强调了育种的困难:育种时,首先确定育种目标,比如外观性状、繁殖能力、上市体重、饲料转化率、肉质、抗病力等性能指标需达到的水平,其次通过遗传评估、分子标记、全基因组选择育种、性能测定等技术手段选留出具有优秀性能指标的个体进行纯系繁育,之后再次选育,如此反复。每一项性能的提升需经过N个代次不断选育,因此,育种需耗费大量的时间、人力和财力,需长期积累。

  新希望:三种技术均为目前国际上最先进的育种技术

  在深交所互动易平台上,新希望也被投资者追问:请问胡总,新希望是否掌握轮回二元育种技术,新希望育种技术在同行中处于什么水平?

  2月27日,新希望在回复中明确表示:您好,公司目前没有用到这项技术。新希望的育种技术在同行中处于行业领先的水平:在种猪生产上,公司现已建立PIC、海波尔双系种猪架构,根据国内南北方市场的差异,选择适合区域市场的猪种;在育种能力方面,公司采用多角度结合的算法技术、动态核心群管理技术和全自动种猪测定技术,均为目前国际上最先进的育种技术;与美国、泰国大学的育种专家合作,不断优化算法,提高选育强度;在聚落化模式内,每个聚落均自带核心扩繁群,保证了种猪公猪生物安全和猪苗的高效生产,公司的窝均总产仔数、窝均成活仔猪数、窝均断奶仔猪数都在行业内领先。

  新希望的回复中有三个看点:

  第一个是明确表示公司不用“轮回二元育种技术”,大公司就是有大公司的自信,和小公司喜欢蹭热点不同(去年以来,一堆科技小公司忙着蹭华为、特斯拉的热点;食品类小公司蹭人造肉热点;服饰类小公司蹭网红带货热点;医疗类小公司蹭XX肺炎特效药热点等等)。

  第二个看点是公司和温氏股份一样,根据南北方市场的差异,选择适合区域市场的猪种。

  第三个看点是公司的科技范儿和牧原部分不相上下,也有一堆不明觉厉的科技术语。

  此外,关注育种,2020年以来新希望在互动易上还零散披露了如下信息:

  其一:公司目前存栏母猪中的三元母猪占很少,超过60万头的存栏中大概有一万头左右是三元母猪。

  其二:公司种猪存栏的增长以自有种猪扩繁为主,外购二元母猪为辅。

  其三:三元回交母猪生产性能较二元母猪确实有明显下降,我们的养猪研究院也一直在进行这方面的研究,在拿三、四百头三元母猪做一些测试,也有一些初步的研究成果。经过我们的努力尝试,大概能把三元回交母猪的PSY做到22,行业平均水平还会更低些。到目前为止,我们的三元母猪回交情况还很少,基本可以忽略不计。公司2020年整体PSY预计还将保持在25左右。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