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商品现货交易市场 30 年简史 ( 十二 )

“杀猪盘”

“杀猪盘”,入选中国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发布的“2019年度中国媒体十大新词语”;“区块链”被数家机构认定为2019十大流行字词之一。足见其对社会经济的影响力有多深。

“杀猪盘”是诈骗分子行话,受害者被称为“猪”,沟通话术叫“猪饲料”,培养感情过程叫“养猪”,引你至博彩网站、交易平台,最后收网、完成骗钱叫“杀猪”。

2019年,如果你还不知道区块链、虚拟币,会被误以为经济“小白”。区块链首个成功应用项目就是产生了能交易的比特币。不少人利用区块链“距离钱近在咫尺”的概念,建起链圈和币圈的山寨币、空气币电子盘,通过名人“大V”和40万个区块链公众号制造致富神话,炒币交易像是撞上风口的猪,开挂起飞。由于国内严厉打击各类违规交易平台,在国内疯狂“杀猪”的操盘者,纷纷跑到东南亚国家安营扎寨。一些金融微信群,满场都是“镰刀”,“韭菜”都不够用了,“镰刀”就开始互割。

各类“杀猪盘”有多少、祸害多少人实难统计。仅举一个外汇“杀猪盘”的数据,足以令人震撼。截至2019年8月中旬,“普顿PTFX”外汇平台涉案金额1000多亿元,波及31个省份,活跃会员170多万人。

“煤飞色舞”和“加油争气”

2019年,中国“煤飞色舞”,世界“加油争气”,“唱、念、做、打”戏码十足。

7月5日,由国家发改委牵头组建,中国铁路总公司及各大煤炭集团、煤炭港口、区域煤炭交易中心、电力企业、煤炭协会等涉煤及运输等领域的35家单位组成的全国煤炭交易中心有限公司横空出世。资方打出的口号是:打造“立足全国、辐射亚太、影响全球”的煤炭交易平台。其一旦运营,将一改当前的煤炭市场体系,煤炭交易市场、供应链企业面临洗牌或新的抉择。对此也有人表示担忧,行政主导下的煤炭交易中心效率是个问题。

7月5日,由兖矿集团、华能集团和国家电力投资集团3家世界500强企业发起成立的海南国际能源交易中心注册成立。

11月11日,在香港注册的粤港澳大湾区国际能源交易中心宣布启动,将总部设于珠海横琴,推动原油、天然气、成品油等重点石油石化产品的线上交易。

12月2日,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投产通气。这个总价达4000亿美元的超级大单,成为我国能源安全和天然气价格波动的压舱石。

电力现货进入“深水区”

2019年,全国电力现货市场试点正在进入“深水区”。各个试点动作频频,进展不断,积极开展模拟试运行、调电试运行和结算试运行,“电力现货市场建设起风了”。

3月5日,国家能源局综合司印发《关于进一步推进电力现货市场建设试点工作的意见》,为电力现货市场的建设指明了方向,同时也是电力现货市场试点提速发展的催化剂。

5月15日至16日,南方(以广东起步)电力现货市场实施了国内首次电力现货交易结算运行。包括190台发电厂机组、123家售电公司、3家大用户在内的广东全部市场主体参与。此次交易由发电商自主申报拟出售的电量和价格,购电用户自主申报拟购买电量,经过交易平台竞价撮合,并通过电网运行安全检验,每15分钟形成一个电价,不同地方、不同时段用电价格不同。

6月26日,内蒙古电力多边交易现货市场模拟试运行启动,从此第一批8个电力现货市场建

设试点全部进入试运行阶段,我国电力市场建设取得又一重要突破。

7月31日,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联合印发《关于深化电力现货市场建设试点工作的意见》,要求进一步发挥市场决定价格的作用,建立完善现货交易机制,以灵活的市场价格信号,引导电力生产和消费,加快放开发用电计划,激发市场主体活力,提升电力系统调节能力,促进能源清洁低碳发展。

电力是不能储存的,为什么把它当做大宗商品现货交易呢?长期以来,我国实行的是电力计划调度方式,“电老虎”的称谓足见其计划调度手段的厉害,这种方式虽然可以保证电力客户在一定时间内稳定购买到所需电力,但是失去了购买到更多电量或者更低价格电力的机会,对独立售电企业、清洁发电企业来说,很难获得市场份额的更大机会。

而现货市场就能解决这个问题。现货市场概念是相对中长期而言的,主要开展日前、日内、实时电能量交易和备用、调频等辅助服务交易。对用电客户来说,可以发现价格信息;对电网来说,电力现货市场为电力短期供需平衡提供了市场化手段;对新能源来说,电力现货市场能够兼容新能源波动性、随机性等特点,有利于扩大新能源消纳空间。

从2017年我国开展电力现货市场试点来看,市场建设稳健有余,推进缓慢。这么大的好事为何出现这种局面呢?

突出的争议在于,交易机构认为调度机构应按照交易结果进行调度,使交易电力电量在电网上按交易结果输配到市场主体。而调度机构认为,电力调度有自己的调度规程,首要任务是保障电网安全运行,交易机构应当根据当日调度结果去清算交易。尽管交易机构和调度机构同属电网企业,但双方各执一词,较难调和。从电力市场角度看,电力调度机构执行交易结果进行调度不至于对调度安全带来风险,其前提是双方必须建立可靠的行为规范制度,加强交流联络,实施信息共享。

贡献凸显

大宗商品交易平台和大宗商品供应链企业对地方经济贡献凸显。如上海黄金交易所,2019年总成交额28.76万亿元,同比增长33.18%,实现营业总收入42.48亿元,同比增长11.99%,税前利润32.27亿元,同比增长19.83%,创造税收超10亿元,有效服务了市场参与主体和实体产用金企业。

上海黄金交易所国际地位和市场影响力不断提高,已逐步形成以中国国内黄金市场为核心、辐射全球的贵金属交易市场。2019年,上海黄金交易所在国际市场总成交额3.67万亿元,同比增长99.11%。上海黄金交易所稳步拓展“上海金”市场应用,打造形成可复制推广的上海金价格输出模式,人民币黄金价格基准作用日益凸显,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贡献了力量。

自2000年10月27日上海钻石交易所开业以来,年度交易金额从2001年的0.14亿美元攀升到2019年的42.35亿美元,成为全球第二大钻石交易中心。截至2019年年底,上海钻石交易所累计实现钻石交易总金额548.08亿美元。

民营企业对地方经济贡献也当仁不让。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9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排行榜显示:雪松控股营业收入26882596万元;上海钢联营业收9605509万元;卓尔控股营业收入8226308万元;跨境通营业收入2153387万元;无锡不锈钢营业收入1992334万元。

留下评论